济州村庄探访(1)朝天里新兴里

2016-05-31 18:49:06 来源: 自游韩国 作者: 梁基熏

 

  新兴里位于济州市区向东大概14公里的地方,1951年以前,这里又被称为“倭浦”、“内浦”、“古浦”。

  浦口地形正如其名,是像砂罐的断面一样,沙子侵蚀凹进去的陆地形成圆弧形沙滩。如今与朝天地区交界的地方,生活着严氏家族跟张氏家族,后来他们搬到涌泉水(济州特有的海边淡水泉)一带,李氏、金氏、任氏、孙氏的百姓加入其中,渐渐形成了规模,从而发展成为如今的新兴里。

  朝天里方圆865 ,咸德里面积1080 ,而新兴里以118 的面积被夹在中间,看起来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但是村里的长者们说这个村庄培养出了不少大人物并以此为自豪。村庄北部有个叫“北九龙”的地方,给了村民出人头地的无限正气。

  北九龙的梦想是什么呢?梦想是在风雨中发芽的。在四十年以前,整个社会还是一个不重视农渔业的氛围,勤劳的村民们相互攀比谁家能养育出有出息的子女,而随着时代的更迭,情况也已经与之前大不同了。随着海水水温上升,像新兴里一样的地形海边随之出现了成片的海藻,夏天,海边散发着恶臭。雪上加霜的是海岸道路有一部分横穿洪水潮间带,道路内侧的1万多平方米地原是海面,海水的循环不流畅加剧了其难闻的气味。时任村(里)长的孙正国(音译)为了给村民留一条生路,曾提议将住户全部搬到潮间带以内,但根据法律公共海域是国家财产需要得到财经部的许可,这样一来发展村落未来的计划又被无限期搁置了。

  村民们共同的失落让他们上火。就在几年前,竞选济州道政府新领导班子的候选人喊着夺回外交国防自治权的口号,能恢复村民们自己主宰村庄规划的权利,这也让村民们着实兴奋了一阵子。但是一直到今天,那块海边填充地的使用也迟迟没有个说法。曾对此事表示过不满的新任金宝洪(音译)村长上任,他号召村民们要团结一心,事情的解决重现曙光,“一旦海边的填充地拿到使用许可,我们可以设立村里公营的休闲观光业体,瓷碗还可以放置土特产加工设备、设立销售点等”。村民们投入到这场描绘未来的行动中,虽然一开始村里并没有公共用地,但是为争取这块公共土地的使用权,每个村民都有一种使命感,责无旁贷,也不仅仅是因为大家是村庄的主人,村民们感觉应该指出从“行政便利主义的角度来完善法律上的缺陷”,因为法律之上的应该是人之常情,以人为本。

  有理想就有未来。村民们正在通过村庄共同体准备涌泉水足浴设施的筹备。为了增加务农以外的收入,村民们更多地聚在一起想方案并集结了村里出去的优秀人才组成了村庄发展委员会,村民们的共同理想就是他们的想法能在新的济州特别法中有所反映,期待不久的将来能有符合民意的特例出现,以地方法律行使国家权力。村庄的未来价值要用事实来说话,沿海一带新修起的酒店住宿以及海洋观光点的从业者们均异口同声地说看好村庄的发展潜力。村庄内保存完好的传统济州风貌、柔和的海岸线营造出幽静的氛围。遗憾的是倭浦烟台(抗倭遗迹)这一具有历史价值的实物也因为海边用地无法使用而无法修建前去的道路,更令人寒心的应该是海岸道路深入村庄被海藻覆盖,光清洁维持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个系统明确的预算解决方案。如果能给村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钥匙,那么这些问题就将变成单纯的地理学问题,解决方案也就要多得多。

  村里形成了共同体,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通过金玉女(52岁)的想法我们或许能对此有更多的了解。金妈妈预测她的两儿一女都不会回新兴里生活,如果村里能找到工作的话能回来也不一定。她现在每月都会挑一个日子叫村子里年长的妇女会会员们到家里吃饭,但是话语中也充满无奈。“三十年之后谁能指望子女们会叫我们到家里吃饭呢”,“就叫餐厅打包些吃食送过来吧”。这也正反映了村庄共同体即将断代的问题,济州传统村庄共同体更多的是来自时间与情感上的维持。如今,村民们开始换了角度重新审视村庄的未来,挖掘村庄的旅游资源,为的是子孙后代能够继续生活在新兴里,发展壮大村庄。

  (作者梁基熏,济州人,公众美术家,《汉拿日报》专栏作家;编译:李小雪)

    更多韩国资讯请关注网站www.jejuqunar.com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陶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