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历史为路寻访四川历史名人 “天府游学”上下求索

2017-03-27 10:17:00来源:四川日报作者:

本报制图/朱濉

  天府游学 文化传承

  即日起,四川日报、川报观 察 将 开展“天府游学 文化传承”行动,以四川历史名人故乡故居为串线珍珠,精心设计推出数条有吸引力的“天府游学”线路; 以现场直播、 游学营的形式,线上线下同步行动,带网友重访四川历史名人故乡故居,一起走出去,传下去。川报观察还将按照文化名人、 科学名人、 政治名人、经济名人等不同类别推出 “天府游学”第一季、第二季、 第三季......通过名人故事、名人故里等来传承优秀传统文化。

  文化传承 让四川历史名人“活”起来 特别报道

  以史为镜,可知兴替。那么,以史为路呢?天府之国,有多少名人志士在这里留下足迹?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可有诗仙的衣袂飘飘?“晓看红湿处”的杜甫,曾和谁在成都的小酒馆里对饮?当落下闳、张思训仰望苍穹,会否想到,他们也会成为历史星空中的星斗?……四川日报、川报观察携手开展的“天府游学 文化传承”行动,试图来一次“求索”之旅。

  □本报记者 肖姗姗

  文化求索路 一路诗一路赋 

  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谢元鲁说,四川的历史名人多,初步估计都有两三百人,涵盖政治、文化、经济等多方领域。这其中,大家能脱口而出的, 一定少不了文学大家。“天府游学” 推出的第一条线路就是文化求索路,一路诗一路赋。

  “诗圣”杜甫在成都的家———杜甫草堂必须得去游一游。杜甫在这里创作了240多首诗歌, 那首著名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茅屋已成著名景点。

  造访了杜甫的寒舍,怎能不去李白的“豪宅”?位于江油的李白故里,拥有陇西院、太白祠、李白衣冠墓、磨针溪、洗墨池等景观,无论文物还是建筑,无不洋溢着诗仙的浪漫。

  如果求学路不到眉山三苏祠,就少了大把乐趣。三苏祠历经了数百年的营造,“三分水,二分竹”,诗意盎然。到此,除了亲近苏东坡,还会有“一门父子三词客, 千古文章四大家”的知识补充。

  此外,与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有关的成都琴台路、驷马桥,在射洪的陈子昂故里,还有为北宋诗人、书法家黄庭坚所建的眉山大雅堂,都将是本次“天府游学”的目的地。

  科学求知路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 

  “天府游学” 的第二条科学求知路,第一站必须去南充阆中,拜访享誉世界的西汉天文学家落下闳。要说历史名人是闪亮的星, 落下闳名副其实,因为在天上,真的有一颗以他命名的小行星“落下闳星”。在阆中的“星座苑”“观星楼”和“天文广场”都可以一览这位圣人的风采。巧的是,在阆中,还能找到另一位天文学家的足迹, 他就是被无数影视剧神化了的袁天罡。 阆中的天宫院, 就是袁天罡观星望天的地方,也是他著书立说的地方。这一行的翘楚,还有西汉天文学家、学者扬雄和北宋天文学家张思训。 如今在郫县和绵阳还有纪念扬雄的子云亭, 在巴中还保留着“张思训街”,千古留名。

  说到下知地理,第一站应该到什邡,去认识一下傲娇“富二代”———清代的农业学家张宗法。他生于小康之家,一生傲视权贵,只和农民交朋友。他将主要精力用在研究农业生产上, 先后撰写了《三农记》和《正情说》。什邡师古镇师古村就是他的家乡。 必不可少的当然还有到都江堰拜访战国时期的水利学家李冰,他主持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几千年来仍在继续发挥作用,造福苍生。

  踏学寻美路 才女高颜值高能力 

  省文史馆馆员、省社科院研究员谭继和说,明代文学家凌濛初有“蜀中自古多才女”一说。西汉的卓文君、唐代的薛涛、花蕊夫人,以及杨慎之妻、明代文学家黄娥等,都是四川女性历史名人的优秀代表。从史料描述和流传画像不难看出,她们都是些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留名的美女。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今天的成都邛崃市,文君井还见证着“文君当垆,相如涤器”的郎情妾意。而另一位才女黄娥, 虽有个大名鼎鼎的学者丈夫杨慎,但她却凭自己的才情,获得“词工散曲折夫婿”的美誉。成都新都区的桂湖, 就曾是黄娥与丈夫游赏讴吟的地方, 黄娥400多年前居住过的榴阁遗址,至今保存完好。在成都的望江楼,竹林掩映处,唐代诗人薛涛的墓静置于此。

  才女之外,还有武则天。要想了解这位女皇,不妨去一下广元。在广元的嘉陵江边的乌龙山上, 还有一座纪念武则天的皇泽寺, 寺里一尊石刻金妆像,表现的正是晚年武则天的神韵。

  专家团来了 

  川人包容 首推文翁 

  □本报记者 杨琳

  “四川的历史名人,拥有包容的姿态。”3月22日,说起四川历史名人,四川师范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钟仕伦一下便打开了话匣子。“巴蜀文化从古至今从未中断,在历史上,也显现出兼收并蓄、海纳百川的大气。在巴蜀文化浸润的土壤中生长的历史名人, 无一不向世人展现出他们的胸怀。”

  “四川历史名人中我最推崇的就是文翁。” 对于从事教育事业的钟仕伦来说,即使相隔千年,西汉的公学始祖文翁也能与他产生共鸣。“文翁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举办官学的政府官员, 他入蜀办学, 选了一些蜀地有才华的弟子去长安学习,就像今天四川的孩子考上北大、清华。学成归来后,他们便在蜀地‘开花’。”虽然身处西南腹地,但文翁没有闭门造车, 还为四川的教育带来新鲜血液,“教育是培养完善人格的事业,我甚至认为,如果没有文翁,也就没有司马相如、扬雄等,整个多元一统的中国传统文化也必然会有所缺失。”钟仕伦认为,目前对文翁的宣传还没有与其在教育史上的地位相匹配。

  同样在宣传上有待“发力”的还有西汉的扬雄。钟仕伦说,“巴蜀文化在中国文学史和哲学史中起到的作用非常大,但哲学方面研究的不多。像扬雄,我们现在有点忽略,他既是哲学家,也是文学家、语言学家,他的《方言》是中国第一部比较方言词汇的重要著作。”在钟仕伦看来, 扬雄更能体现出四川人包容的胸怀,“他虽然是蜀人,但把当时的齐鲁、燕赵、吴越等文化的方言都拿来研究,形成了语言史上非常重要的专著。”

  说起“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钟仕伦倍感振奋。他认为,此次工程将能调动政、产、学、研、培五个“管道”的资源,凝聚在历史名人思想中的巴蜀文化, 将更加开放。“四川很多名人的作品,哪怕是用方言写的,别人也喜欢;川剧,一‘脸’扬天下。这次前所未有地重视四川历史名人,其实也是用创新的思维发扬巴蜀文化,这不是一朝一夕的工程,但必将能增强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我们四川人将有更大的心胸去拥抱这个世界。”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穆姝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