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费县|乡情,拂了一身还满

2018-01-15 11:09:00来源:大众网作者:王云晓

  山南水北,蒙峰去天不盈尺。

  已入深冬,花疏天淡,天蒙山山顶已不再见迂回徘徊的秋雁。风吹来一阵落雪,玉皇顶上披了一层羽衣。天蒙山上的翠松是这个季节瞩目的绿,落一层白雪,压弯了枝节,惊醒了昨晚山脚下酒醉的老翁。它本是座山,却像是这片土地上拔地而起的勇士,春去冬来,屹立不倒,肃然得望着循环往复的生活,望着这来来往往的你我。山,古时来讲是根本,沂蒙的乡情,根植于此,我们亦将世世代代在这繁衍生息。

  

  

  盈盈翠绿,脉脉得语。

  如是春日,雪尖的茶芽上,滚圆的露珠映着夕阳的余晖,采茶的姑娘收了工,笑盈盈的回家,然后生起来袅袅炊烟。这个季节,天极冷,茶园边上的湖都被冻住了,连小水洼都没有幸免于难。想来要是有人在上面跳舞,裙袂翻扬,漂亮得很。而御华景辰里还有新生出来的小药芽,正摸索着探出脑袋。木质的楼梯踩上去,吱呀吱呀的,像是木头上刻着的年轮在伸懒腰似的。深吸一口气,这扑面而来的气息,夹杂着乡土的眷恋,在鼻息上打转。

  

  

  

  

  落红化泥为土。

  留住乡村的记忆,留住历史的余温。温凉河东岸的掩着的千年古村落也开始伸懒腰了。利山涧的桃花在芳菲尽的四月还会打着粉红的苞,不敢娇羞的抬头。这层层叠叠的石头,都是远古走来的使者,指腹触及之处,细细分辨还有故事的回响。错落的百花梯田,四季鸟鸣的果香慢谷,处处都透露着费城的脉脉乡情。

  

  晚来天欲雪,更饮一杯无。

  不知温凉河畔可曾有过刀光剑影,细细想来,大概这也有过江湖的气息吧,不然温河的酒怎么将这大义大气的酒香飘到了万里之外。拥衾而眠,醉梦一场,梦里仗剑天涯,一路都在走向回乡的路上。

  乡情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文/王云晓)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毕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