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银杏第一树 沉浮世间古今事

2017-11-06 15:23:00来源:大众网作者:杨心恬 韩春义

  在来浮来山的前几天,手机上广告推给我一张照片,两排银杏树遮盖住一整条大路,地上落了一地的银杏叶,洋洋洒洒,透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一种迫人的美。

  当我亲眼见到定林寺的天下第一银杏树后,所给我的震撼和那种落叶飘飘空无一人的静逸不一样,但却是直击心灵。

  听说这颗银杏树已经有四千多年的历史,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鲁隐公八年莒子与鲁公在银杏树下结为同盟。

  悠悠的历史长河,这颗银杏树经历了二十多个朝代,龙盘虎踞,屹立不倒,将定林寺的整个禅院遮盖起来,仰头一片耀眼的金黄,低头亦是落了一地的金色。

  顺治年间莒州太守陈全国立石题碑:大树龙盘会鲁侯,烟去如盖笼浮丘。形分瓣瓣莲花座,质此层层螺髻头。史载皇王已廿代,人经仙释几分流。 看来今古皆成幻,独子长生伴客游。

  在银杏树边,还有不少文人雅士留下的题字碑刻,惊叹于银杏树的美之余更多的是对于历史的缅怀,浮生一世,历史都会化为尘埃,但是故事却为人们所永久的铭记。

  这颗银杏树承载着莒鲁两国结盟修好的约定,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中,不知道在这颗树下还发生过多少或快乐或悲伤的事情,或许有文人低头沉吟,或许有儿童玩闹嬉戏、或许有僧人树下修禅。
  如今,在十一月银杏叶正黄的时候,踏上浮来山的石阶,看到这颗千年古树的浑厚与从容自如,自己也是历史中一蜉蝣,亲眼一睹,幸运之至。

  历史给人一种沉淀的美,单就这银杏树的自然的美,鬼斧神工也好,巧夺天工也罢,实在想不出怎样用一个词来形容第一眼看到它的感觉。

  历经千年依旧枝繁叶茂,映入眼帘的柔和的黄色,金灿灿,不愁红怨绿,自带一股流光溢彩,没有层林尽染的壮阔,只有一棵树笼罩的金色满园。香烟缭绕下的古银杏就像是天上的瑶林玉树,或像是一个凤目疏眉的老道,清风中飘然屹立,不染一丝风尘。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银杏叶的间隙,在地上打下一束束的耀眼的光,当金黄遇上金黄,美的不可方物。一阵风吹来,银杏叶一片片飘落下来,落在地上、石碑上、屋檐上,静静的躺着,幸运的会被姑娘们捡去夹在书里。能捡到这样的一片叶子留作纪念,那个姑娘也同样幸运,我就是其中之一那等风来捡叶子的人。

  在寺庙的后面还有一颗唐代的古银杏树,比第一棵稍微小一些,这里人更少一些,多了一些静谧与雅致,几只银杏叶延伸到院门外,探出一抹金黄。三三两两的游人对着银杏叶拍照,有的就走进寺庙中,第一次见儒释道三方在同一个大殿中供养,或许正是当初一种宽松大度的环境,才造就这种兼容并序的信仰,儒、释、道三教并立,都是中国文化的精华,都承载着上至国、下至民的美好愿景,或许正是有了信仰的滋养,银杏树才可以亭亭如盖。

  定林寺中最耀眼就是这颗千年古银杏树,没有人不会被它吸引,没有人不会被它震撼,同样定林寺也是如这颗古树从历史走到如今,是目前山东最古老的院落之一。
  定林寺始建于南北朝时期,在清康熙以及同治年间多次重修,到如今成为供奉儒释道三教以大雄宝殿为主体的三进式院落,寺中香火旺盛,慕名而来请愿求福的人络绎不绝,绿植围绕,黄叶飘飘,香烟袅袅,有人求福、有人求子、有人求学,把内心所盼留在了座寺庙幽静肃穆、出凡入圣的古寺。

  台阶上也落了零星的银杏叶,虔诚的游人踏过台阶而去,愿他们都能有好运相助。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纪法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