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秀玲:公益金融 筑梦乡村

时间:2014-12-21 18:54:00   来源:大众网   作者:

 

  精彩观点梳理:

  北京宜信公司总裁办高级副总裁徐秀玲:普惠金融就是为小微人群,可能是个人创业者,也可能是小企业提供微型支持,帮助他们获得资金扶持,从而获得经营、生产的改善。

  现场演讲内容:

  徐秀玲: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向山东的各位领导分享我们的项目。

  大家都知道,互联网金融话题现在非常火,我今天分享的是公益金融、筑梦乡村,从100到1亿的故事。在昨天下午,新华网承办的一个互联网金融年会也分享了类似的话题,我发现大家可能会觉得互联网金融在乡村的这样一个跨界结合,可能是大家觉得比较有新意的话题,所以我们今天分享在这方面的实践。

  因为我过去有在电视台当记者的经历及所以我的风格特别喜欢从小见大。我准备了非常多的案例和照片,与大家一起走到我们具体的项目、具体的乡村,看看我们都在那里用互联网的思维做什么事情。

  首先带给大家一个场景,这个地方是宁夏的同心,这个地方曾经在长征的时候,是红四和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的地方。可是它的当地的生活环境是比较差的,大家可以看到,这是我们在夏天理论上是雨季,他们的土地是干涸的,所以他们的种植项目是收获的比较差,大家看到,这是当地生产麦子,大家就可以知道由于雨天不足旱地导致了种植生产成果比较差。这是我们当时拍摄的一个农村妇女非常愁苦的看着自己的收成。

  所幸的是,当年的枸杞是丰收的。所以当地的小朋友和大人、妇女,都会在夏天的时候做一个工作,打零工,就是到枸杞地摘枸杞。小朋友去摘枸杞能正多少钱?每一斤6毛钱。这个枸杞不好摘,因为它树上有刺。当地农村的儿童和妇女,主要靠这样的副业来提升自己的收入。

  这就是他们在晾晒的场景。大家会说他们的男士都到哪儿了?他们都出去打工了,所以只有孩子和妇女留在家乡。我们非常希望他们和城市的孩子有一样的未来,但是现实似乎非常不公平。

  那么有什么能改变他们的现实?我们想起了阿基米德的话,如果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这个支点是什么?我想介绍一个人,尤努斯教授,他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最早在孟加拉的地区给这里的妇女提供每个人一美元的微型贷款,帮助她们有了第一笔资金,从而做自己的事业。他在孟加拉做了30年,到他有非常成功的案例,他当时的机构已经覆盖了孟加拉所有的乡村。而且它的格莱珉银行是一家成功的商业企业,已经是一个上市的,可以获得正常商业回报的。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在2006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当时的颁奖词说战争的最大原因是贫困,这位经济学家有一种新型的金融方式削减贫困,从而他也减少了战争,让这个世界更加和平。

  这样一种方式引进到了全世界,于是产生了小额信贷的热潮,甚至在2006年联合国将他命名为世界性的普惠金融年,简单说就是为小微人群,可能是个人创业者,也可能是小企业提供卫星支持,帮助这些人获得资金扶持,从而获得经营、生产的改善。

  这样的一个项目引进到中国,我们会发现,这个项目除了有微型创意以外,2000年以后,互联网技术的创新,我们是不是可以加上这样一种东西,所以我们推出了P2P的爱心助农平台。

  大家可以看到,如果你打开宜农贷的网站,你会看到这是我们农户的照片,这些需要资金的一个个农户就会把他们的信息放在网站上。如果你需要借钱,你就把照片放上去,如果你愿意帮助他们,你就去点击,在上面就可以把钱出借给他们。

  为什么叫爱心出借?因为目前我们网站上帮助的都是妇女,其次都是国家级贫困县的妇女。为什么叫爱心出借?因为我们只收取2%的象征性的利息。他们愿意用耕地的成本帮助这些农户,所以我们叫爱心助农平台。我通过这样一个资金信息的需求、城市出借人,通过P2P的方式,就形成了社会资本的自然流动。现在我们平台上一共有13万爱心出借人、1.3万的农户。为什么是这样?因为我们平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100元就可以在这个网站上出借。所以门槛非常低。我们经过五年统计下来发现,大概每个人平均出借是900块钱左右,我们农户平均借钱是9千到1万。所以平均下来是十个人帮助一个人。而且我们平台中甚至会有一些非常年轻的学生,甚至是小朋友,也可以拿出自己的压岁钱做这个事情。

  这是我们的网站,刚才我说了,这些是网站的网页。目前我们覆盖的地方是19个国家级贫困县,大家会看到青海、内蒙都有我们的覆盖。

  但是大家也会讲几个地方,那些地方的农民可以把自己的照片和信息放在网站上吗?在过去不行,在现在也不是特别行,所以我们会有一些合作的机构,大家看到,我们当地有这些小额信贷促进会等等,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组织,他们会帮助农民把信息放在网站上。农户的个人信息还是要通过这些协会,把信息传上去,才能够放到我们的网站上,供我们的出借人选择。他们用钱干什么?他可能每个需要的钱不多,但是他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业者,比如这对小妇女,他们想在自己的地方办一个小超市。也可能是一个农村妇女想多种几亩的葵花地的田,多增加一点收入。也可能在城乡接合部的这对夫妻从事一个资源回收的业务,他们需要更多的资金。

  这是我们看到的数字,在2009年5月份起动,每一个门槛是100元,现在已经突破1亿。从第一个农户,到现在农户借款需求不到1万,我们的出借人大概每人出借900块钱。

  我们觉得这个项目有几个特点,第一,它是借而非捐,是一种造血式的扶贫。第二,它通过小组联保的方式,为农户建立信用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给贫困的农户或者金字塔顶层的人帮助?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人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地,没有可抵押的资产,他们只有个人的信用。这些是从孟加拉学来的。第三,我们用互联网的方式可以实现一对一的帮扶,因为很多公益最害怕的就是这些钱是不是真的给到他?互联网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人的信息是真实的,100元起步。最后一个,通过互联网的平台,这样的故事、这样的一群人,就受到了上亿网民的关注。

  我们解释一下小组联保,也就是他们不是以个人的身份向平台申请借款,而是以小组。这个照片就能说明他们是一个小组,组成一个小组,他们就做了一个自然的选择。也就是说他们自己会选择那些他认为信誉好的同伴来组成一个小组。用这种方式在孟加拉起创做小额信贷的时候,就解决了信息不对称。因为你很难了解一个人的具体情况,可是他的邻居是了解的。这是尤努斯先生在30年前的一个独创。

  刚才讲到,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有几个特点,就是可以更快的、加速的让更多人了解。比如说这一页,我们通过这样一个网站,其实可以在诸多的互联网平台上,让这样的信息被了解。这样一个农户的故事被人知道。同时我们为了适应互联网的模式,你会发现我们的宣传方式也非常互联网化。我们让这样一个助农、公益的事情变得很酷。因为我们发现我们平台上70、80后的人数是最多的,所以我们用他们的语言,比如移动游戏、漫画三国的方式等等,用70后、80后更喜欢的方式跟他们交流,这样做公益可以很酷,用这样的方式吸引他们关注这样的网站。通过各种渠道完成传播信息。

  这是在讲五年以后,我再回到陕西西乡,我们看到一个农户的妇女的变化。这位妇女叫黄翠萍,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的起始资金是三千元,她是陕西西乡这个地方生产茶的,她当时是给茶场打工,她萌生了自己的想法,可不可以承包一片地,但是她缺钱,于是她就借了一部分钱承包一块地,她当年就已经还清了这些钱。到了第二年她就又借了两万块钱继续做。到现在她已经不需要我们的帮助了,她已经成为当地三八创业的巾帼能手,还雇了五个就像五年前的她一样,在她的农场里工作。也许这五个人也受到她的启发,到宜农贷借钱,现在她这个茶园每年能挣到三十万,成功的实现了脱贫,而且还能帮助更多的人。

  所以我们会发现,有人是有能力,也有梦想,他可能缺的是关注、缺的是资源。在互联网时代,我们能让这种乡村的资源不平等得到快速的解决。

  除了宜农贷以外,我们带农村方面的工作还有很多,这就是我展示的。我们刚才提到,农户自己战士还不能上这个网站,那些合作机构毕竟是有限的,于是我们就自己在甘肃、四川、内蒙建立了61个农商贷的网点,也就是由我们的工作人员服务他们。

  后来我们又发现国家越来越鼓励规模种植,以及家庭农场做这样一个模式,所以他们可能会用到农机的机器可是他们怎么融资?于是我们创新的提出了农机的租赁。大家可能听起来都是飞机、农船这样好几亿的项目,我们尝试在农村里做了一个农机的租赁,都有十几万左右,都可以通过这种融资租赁的方式来获取。还有一些农业的企业需要这样的微金融,后来我们又及时推出了农业的微金融,后来我们也做了一些农业的批发基金,可以给他们提供批发性的贷款,所以我们用多元的方式在农村进行耕耘。我们发现农村非常多的金融创新,都可以去实现。

  刚才有人提到说有众筹的概念,大家会觉得众筹现在很火,是不是用众筹来解决一些问题?我们简单分享另外一个案例,可不可以用农产品众筹?我刚才讲的案例是充满了互联网思维的农产品众筹。比如苹果到互联网上卖,大家会觉得这个很简单。可是为什么褚橙卖的好?我们的宜苹果卖的好。它一定是有故事的农产品。

  大家看这个,这是我们自己帮扶一个农户,他家里刚好生产了苹果,他不知道怎么卖。于是我们尝试在网上做了一次众筹,但是我们不仅仅是把他的苹果放进来,而是在之前做了策划。首先是让它的苹果上有字,这是我们自己定制的有宜信特点的苹果。因为很多人都知道,现在最热的话题叫萌妹子,就是90后很喜欢的网络热词,我们卖普通的苹果是60块钱一箱,有字的苹果是88块钱,但是这种有字的苹果卖的非常快。这让我们了解到什么是互联网思维。这样可以给我们的文化、给我们的各种产品增加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其实我想一个苹果可以这样做,我相信今天大家讨论的旅游、文化也是一样的,因为大家消费的是一种体验、一种感觉。那种是什么样的感觉?让我愿意多掏钱的感觉,只要你抓到了,消费者是会买帐的。

  这是我们后来又后续做的有机的农产品,我们也把它包装的非常有特点。当我们讲述了它的来源,这样一个木耳是由谁生产的、以及怎么来的,这个木耳的价格又可以在互联网上播卖。所以我们感觉到有故事的农产品是跟以前不一样的农产品。而在互联网时代,有故事、有情怀是真的不一样的它真的能够卖钱。

  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会觉得,刚才有提到我们的农户是自己不能直接上网,是需要一个合作机构,甚至我们的网点。但是我们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以后,这个情况会改变。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一个说法,叫一切数据都是信用数据。这个数据怎么来?因为我们大家知道,我们城市的人在银行有交易,我们还发微信、微博,其实你的数据是很容易被跟踪的,一个陕西的农民,我过去会发现他们智能手机的使用率已经是80%以上。即便是70后的农民,他们的触网习惯也是70%以上,他们已经有了互联网意识,尤其是手机上网。

  所以我们接下来做的事情,第一,我们正在利用互联网的手段,就是利用手机,希望可以成为农户的终端,可以直接和网站进行连接。可是这个过程,做金融机构的都知道,风险问题怎么办?这个农户的信息不真实怎么办?举这样的例子,比如他是农机生产的大户,我们会在农机上装GPS,我们会用这样记录定位的方式记录他的信息。用这样的信息其实是可以做评估。这样一个信息和启发,让我们觉得未来农作物是可以由很多高科技互联网的方式进行。

  最后一个,想跟大家分享跟乡村旅游有一点关系的内容。宜农贷在每一年,我们的出借人都愿意下乡考察,这样的需求太旺盛了,所以我们每年都会组织一个宜农贷万里行活动。我们看看他们的生活,可能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帮助,也可能是仅仅看一下。他们的目的有很多,比如说有一些父母,尤其是海归的父母愿意把孩子送去,这就是一对13岁的在外语中学上学的孩子,她们父母就要求她们一定要去,因为他们觉得到贫困地区体验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她们的乡村之行是带有的是教育的目的,和让孩子提升自己的目的。后来我们去年尝试做了一个青少年领导力夏令营,这是在青海。有一些父母就说能不能把我们的孩子送去,大家知道有个节目很火《爸爸去哪儿》,我们也是模仿这样的方式,叫《孩子去哪儿》,也是非常的火,家长愿意让孩子去体验。他们会觉得这样体验式的过程,让这些家庭的孩子变化很大。

  我们觉得也许这样一种公益+乡村旅游+体验的特殊项目,未来也可能成为一个常态化的办旅游、教育的项目。所以我们觉得互联网+农村+教育+旅游,我们发现这种跨界碰撞出来的思维是很多的。

  关于未来,我们有一个简单的总结,我们觉得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的创新,在以前城市和乡村之间的鸿沟即将被消除,也就是说他们的岂不是一样的。所以大家会留意,最近互联网各大巨头都在发布自己的乡村战略,所以我们认为乡村市场将是未来互联网金融的一个市场。第二,我们非常看好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发展。我们以后互联网的技术会把所有人进行连接。第三,我们觉得互联网、大数据完全可以为金融插上翅膀。

  最后,我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关注,这是我回到我之前讲到的踏歌公益性的项目,这个收益非常低,但是我们认为它做起来非常有意义。这是我们网站的相关信息、公益项目的相关微信。如果你感兴趣,也希望你参与。如果你感兴趣,我们也很愿意在山东省以及相关地方引进这个项目,甚至是我刚才提到的互联网+旅游+教育+金融的模式。

  今天我的分享就到这里,非常感谢。

编辑:  审核:吴笛
分享到:

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