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之乡村振兴战略研讨会召开

2018-05-07 09:30:00来源:大众网威海频道作者:王景成

  大众网威海5月7日讯(通讯员 段昊 记者 王景成)2018年5月5日,山东大学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乡村振兴战略”研讨会在山东大学威海校区顺利召开。本次研讨会由山东大学县域发展研究院、山东大学(威海)商学院、法学院、共青团山东省委青年发展部联合主办。山东大学(威海)党工委书记尹作升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山东大学(威海)副校长、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泰山学者”黄凯南主持本次研讨会。

  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教育部“长江学者”朱信凯、著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党国英、全国政协委员、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温涛、农业农村部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彭超、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白军飞等专家学者,以及即墨区、章丘区、临淄区、蓬莱市和荣成市等县区政府代表、威海市直涉农部门工作人员、威海团市委和山东大学师生共100多人参加本次研讨会。

  此次会议不仅有专家发言,还包括典型县域经验介绍,展现了理论和实践的深度融合。

  在专家发言环节,党国英认为,合理的城乡人口布局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农业的规模化和专业化是农业产业发展的方向。当农业实现规模化,在全国农业总产量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全国专业农户总数保持到3000万,农业和其他产业的生产率可以达到近似水平,城乡收入可以达到基本相等。因此未来建设小型专业农户居民点是农村空间布局的发展方向。而对于整个城乡体系的发展趋势,党国英认为,应当控制50万以上的城市规模与数量,而大力发展50万以下的小城镇和居民点,特别是重点发展0.7-0.9万人的大型居民点,并按照城市的标准建造居民点,做到城乡人口布局的均衡。针对现在兴起的乡村旅游热,党国英持审慎的乐观态度,并指出根据日本的经验,乡村旅游的规模不要超过农业GDP的10%。

  朱信凯分析了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乡体系建设先后实施的城镇化、城市化、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四大战略,分析了战略演进的逻辑主线。他指出:“中国农业人口庞大,乡村不振兴,中国不可能实现振兴。乡村振兴不仅是经济的振兴,也涉及乡村政治和社会的振兴,必须全面理解乡村振兴。”

  彭超指出,乡村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是当前乡村振兴面临的主要矛盾。乡村发展的不平衡与不充分是全面的,可以体现在消费、投资、成本、组织、生产要素、资源配置、基础设施、资源环境、公共服务、城乡收入等十个方面。彭超主张通过新动能的培育来解决乡村发展的不平衡与不充分问题,主要包括:适应消费升级,培育农业结构调整优化动能;加快科技创新与推广集成应用,提升科技创新驱动动能;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催生绿色发展新动能;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优化新型经营主体带动新动能;加强业态创新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利用好产业融合的新动能;农业制度供给带来的新动能;城乡融合发展的新动能。

  段昊认为,农业的企业化组织是农业生产效率提升的重要保证,但现实中农业企业比重较低,农业规模化经营不足。他认为,产生这种现状的原因,部分可以归咎于农村传统社会规范协调的分散农户经营方式与现代商业规范协调的农业企业的经营方式存在着内在矛盾。这种矛盾引致农业生产中的高交易成本。强有力的基层组织建设,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农村传统社会规范与现代商业规范冲突产生的交易成本,从而提升农业企业成功概率。

  黄凯南做最后总结发言指出,乡村振兴是中国从乡土中国、城乡二元中国迈向城乡融合中国的重要战略举措,目前是较为复杂的三期重叠阶段,具体表现为:乡土中国的传统熟人社会交往规则依旧强大,这与农业产业化和现代化所需的非人格化的契约规则存在一定的冲突,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性障碍依旧存在,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尚未健全。黄凯南认为,乡村振兴战略是一项长期的工程,不能急于求成,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农业农村现代化是短板,应该理性看待并转变思路弥补短板,这既要科学辩证看待乡村振兴与新型城镇化关系,也要积极探索城乡融合的体制机制。黄凯南认为,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壮大集体经济和土地制度改革三者是密切关联的,应加强顶层设计并鼓励地方积极探索和实践。

  在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发言中,即墨、章丘、蓬莱、临淄和荣成政府代表分别介绍各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经验。

  即墨区重要点以强化新型经营主体,激发乡村振兴活力。即墨区以创建国家、省市示范社和国家级农产品加工示范社为抓手,发挥专业合作社在选(方向、项目、模式)聚(人、钱、地)和抓(政策、市场、运营)的特点和优势,通过引导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采取“互联网+”、订单生产、股份合作、农超对接等多种形式,建立紧密型的利益联结机制。通过与各类社会化服务组织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提高生产、储藏、销售各个环节的专业化、集约化水平。在农村“三权分置”基础上,促使“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金、资金变股金”,逐步盘活农民拥有的土地、宅基地等资产和资源,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力。

  章丘区重点通过投融资体制改革为乡村振兴保驾护航。章丘区立足“攥紧拳头办大事”,充分发挥财政资金杠杆作用,引导社会资金、金融资金跟进投向美丽乡村建设,实现多个渠道进水、一个龙头出水,形成握指成拳、重点突破的聚合效应。一是加大财政投入。从今年开始,章丘财政每年拿出5亿元,连续4年集中用于美丽乡村建设,形成财政托底的资金支撑。二是撬动金融投入。强化政策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通过贷款贴息、投资扶贫等形式,引导涉农金融机构有效对接美丽乡村建设,促进政策资金向龙头企业汇集、龙头企业向产业聚焦、产业效益向村庄叠加。三是引导社会投入。充分挖掘社会资金、农户资金参与建设,形成了政府、社会、市场协同推进贫困村建设的良好局面。

  蓬莱市立足旅游优势,通过产业融合,加大政策配套保障,推动乡村振兴。蓬莱市以塑造和提升“人间仙境、美酒之乡、休闲天堂”城市品牌为目标,发掘“古阁、仙山、碧海、葡园”等优势资源,做到产业培育与旅游相衔接、基础设施建设与旅游相配套、城乡开发与旅游相适应,形成了“山海呼应、城乡交融、全域覆盖”的大旅游格局。目前,全市有国家特色小镇1处,省级旅游强乡镇5个,省级旅游特色村10个,省级工农业旅游示范点10处。在产业融合方面,蓬莱市立足传统优势特色主导产业,通过注入旅游元素,实现融合发展,在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完善供应链中实现产业提质增效。

  临淄区重点以产业富民助力乡村振兴。近年来,临淄区在乡村建设方面重点开展产业富民提升工程助推乡村振兴,成效显著。临淄区提出粮食生产“耕种管收全包”的服务模式,依托区内农机专业合作社和粮食种植小组,在全区48万亩耕地,全覆盖实施了粮食生产“耕种管收全包”的社会化服务。各镇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以朱台镇为例,形成了厨具产业,王营村直接从事和间接从事这一产业的村民达到90%,产值达到6个亿。敬仲镇以桂花为特色,成功举办桂花节,发展花卉产业。皇城则利用临淄西红柿、临淄西葫芦、柳店韭菜等5个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的优势,发展现代农业。全区蔬菜种植基地发展到11.3万亩、蔬菜大棚2.6万个。此外,加快培育新型经营主体,畅通“企业+基地+合作社+农户”利益联结机制,促进产业发展。

  荣成市高度重视乡村旅游发展通过实施“旅游+”战略,强有力的助推了乡村振兴。荣成市全力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积极推进海洋牧场与休闲渔业相融合、美丽乡村与休闲农业相融合、生态环境与休闲度假相融合的发展格局,探索“旅游+”的乡村振兴新思路。“旅游+海洋”,建成了寻山爱伦湾、成山爱连湾、桑沟湾、东楮岛等国家级海洋牧场,搭建了西霞口、好当家等国家级休闲海钓基地。“旅游+文化”,连续举办赤山非遗民俗文化祈福庙会、成山头吃会、圣水观法会、旅游摄影大展等文化节会,“渔民号子”“渔民秧歌”“渔家大鼓”等传统民俗节目持续推广。“旅游+体育”,积极策划组织国际滨海马拉松、环湖自行车、全国航空嘉年华,以各类赛事为契机,推动乡村旅游和体育融合发展。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陶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