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美丽乡村,农村教育“短板”如何补齐?

2018-03-22 10:31:00来源:人民网作者:林露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要求“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教育工作的任务就是要全面振兴乡村教育。

  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秦玉友注意到:党的十九大报告和《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都把对教育的论述放在民生中的第一部分。“我的理解是,提高民生保障水平、塑造美丽乡村的战略之一就是优先发展农村教育事业。”

  三个“短板”

  “之所以很多村民往外走,是因为城镇的劳动生产率更高,在城市能赚到更多钱,生存环境更好,孩子能够受到更有质量的教育。对乡村发展来说,留住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在秦玉友看来,增强乡村在各方面的吸引力,是“愿意去”、“愿望留”而不是简单的“让谁去”、“让谁留”的问题。

  乡村全面发展自然会增加乡村对人的吸引力,包括乡村对优秀的教师、追求高质量教育的家长、追求个人发展潜力的各类人员等的吸引力。农村教育发展的前提是要有人,既要有受教育者,也要有优秀的教师。

  十九大报告指出,过去五年教育事业全面发展,中西部和农村教育明显加强。农村教育办得越有质量越能留住人,甚至能吸引一部分人回流。农村教育办得好,那些为了追求高质量教育而进城求学的家长和他们的孩子才会选择在农村求学,这样农村学校就有了稳定的生源。

  目前,农村教育各方面都有进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义务教育教师学历继续提升,乡村教师收入甚至超过了县城教师。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农村小学专科及以上学历教师比例近92%;农村初中本科及以上学历教师比例则达到78.6%。在教师收入方面,2016年乡镇教师、乡村教师的月收入分别达到3965元和3550元,高于县城教师的3446元。

  根据秦玉友教授的长期观察,农村教育目前在三个方面仍然存在着“短板”。一是农村生源弱势群体规模较大。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是当前三大教育弱势群体。一些城市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城市入学仍然设定一定的门槛限制,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任务艰巨,贫困儿童生活教育问题仍然存在,这些群体最有风险成为未来的贫困人群。

  二是农村教育资源规模效益低。与城区、大规模学校相比,农村学校规模小导致规模效益低,如果简单地按照生均相等原则,农村小规模学校在资源配置上无疑处于劣势地位。

  三是农村学校对教师,特别是优秀教师的吸引力不足。根据调查,农村教师的工作负担较重,向城流动意愿强烈。教师是教育发展的第一资源,农村学校教师岗位吸引力低影响教师特别是优秀教师选择农村学校教师岗位,影响了农村教育发展和农村教育质量提升。

  “优先发展教育”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优先发展教育,将建设教育强国作为基础工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归根到底靠人才、靠教育。源源不断的人才资源是我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的重要潜在力量和后发优势。”

  十九大报告提出人才强国战略、教育强国战略。秦玉友认为,我们需要站在人才强国、教育强国家的高度,深入认识发展农村教育;在乡村振兴的重大战略支撑的高度,深入认识发展农村教育的重要意义。

  从长远来看,农村教育仍是教育发展的短板。乡村振兴某种意义上就是要补齐短板。教育强国是人才强国的基础,我们需要通过提高教育质量培养更多人才,实现人才强国战略目标。人才强国,首先需要教育强。而教育强不是某些地区强,而是无论城乡、东西部都强。人才强国,家庭教育和孩子营养问题也很重要。

  目前,一些农村地区教育观念仍然相对落后,不光是学校教育,还包括家庭教育。现在,留守儿童父母外出打工,是以现实的家庭结构不完整为代价的,家庭对子女的教育影响被弱化了。而那些因为各方面原因致贫的贫困家庭的孩子,他们的家庭教育也正在受到物质匮乏以及由此衍生的其他问题的交互影响。

  秦玉友到农村调研发现一些农村学校儿童智力上有问题,成了特殊儿童。而导致智力问题的重要原因就是:母亲怀孕前后或者婴儿出生后营养跟不上,或者药物滥用。“这类人群将来最有可能成为弱势群体、贫困人口。城市里智力问题儿童比例极小,但是农村相对较多。我们去调研,一些农村校长就在谈这个事,认为应该引起警觉。”

  健康的孩子是人才强国的前提,这里所说的健康既包括身体健康,也包括心理健康、智力健全。秦玉友建议扩大对农村人口教育的内容,不仅要提高学校质量,还要加强家长生育、养育教育,在农村普及育儿知识。这既是对国家负责,也是对家庭负责。

  新年伊始,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署名文章《优先发展教育事业》给出了一组鼓舞人心的数据,显示出国家在促进教育公平方面所做出的不懈努力。目前,覆盖各级各类教育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体系形成,2016年受助学生超过9000万人次,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每年惠及3600万贫困地区学生。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学保障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进一步完善,促进教育公平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

  秦玉友认为,乡村振兴绝对不是简单地让乡村人口被动留在乡村,他们是在积极的生活状态下生活在农村,还是在消极状态下生活在农村,对于建设农村的意义大不一样。人才强国、教育强国是全社会的事业,需要建立起一个系统的概念,倡导总体的教育观。第一步是要塑造一个有利于儿童健康发展的环境;第二步是让父母及各其他主体有一定的教育知识和教育能力。有了这两步以后,作为专业机构的学校,作为专业人士的教师才能更好促进孩子成长成才。

  让乡村成为生活舒适的地方

  在乡村生活有更多接近大自然的机会,其实很多人是很向往田园生活的。而传统的乡村公共基础设施不发达,交通不便利,教育质量不高,医疗设施、娱乐设施、商业等不发达。很多人担心:到乡村待久了会和外界脱节、会落后。如果乡村振兴了,乡村和城市各方面的差距缩小了,乡村对人的吸引力自然也就增强了。

  乡村振兴是农业振兴,是农民富裕,也是农村美丽。农村变美、变富、变方便,人在这里生活舒适,孩子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个人能力水平能够提高。这样,人在这里能够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向,将来不一定成为农民,还可以通过努力成为工人、教师、科学家。当乡村发展起来了,人们就会自愿选择到乡村生活,到乡村发展。

  当农村交通便利,外出方便,就能够和外界方便地进行商业互动。“农村传统的优势被保留的同时,基础设施建设跟上,对外交流畅通,基本民生问题得到解决。如此,乡村振兴就有获得其内涵。”秦玉友说道。

  乡村振兴,则农村教育发展快;农村教育发展好,则乡村振兴。在我国推行乡村教育振兴战略的当下,农村教育该走什么样的发展之路?秦玉友认为,短期内,比如2020年或者2025年之前要补齐农村教育的“短板”。如何补齐农村教育的“短板”,秦玉友教授一直进行着观察和思考。

  目前,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留守儿童、贫困儿童等农村学龄人口弱势群体最有风险成为贫困人口。补齐这些弱势群体教育的“短板”,不光是学校的事,而是需要多主体参与,包括家庭、社区、当地政府、民政部门、社会力量等。

  如何才能缓解农村学校规模小带来的规模效益低下的困境?秦玉友建议通过资源合理配置加以解决。他强调,简单按照生均原则配置农村学校的资源对农村是不利的,建议根据学校规模特征进行区域资源配置,人财物资源配置上都要充分考虑学校规模特征。

  农村要吸引更多优秀教师,则需要改进教育系统内外部的条件。《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7》显示,由于省级统筹机制初步建立,“特岗计划”广泛实施,定向培养规模逐步扩大,乡村生师比持续下降,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局面已经基本形成。

  秦玉友说,在外部条件改善方面,短期来讲,把立即就能着手的工作一定要尽快着手做起来,如对于交通不便的地方,周末派车接送教师家校往返。从长远讲,需要进一步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让教师在生活上没有后顾之忧,在交通上随时可以进出,信息上缩小城乡信息鸿沟。在内部条件改善方面,要积极推进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等政策,使乡村教师待遇“更上一层楼”,乡村教育得到进一步发展。接下来,“要基于对教育内外部具体情况的分析,建立补偿+激励的农村教师岗位吸引力提升策略。”“把补偿与鼓励分开,分类施策,把教师由于去偏远地区工作产生的额外的交通、生活费用列为补偿范围;在此基础上,再设置有吸引力的鼓励措施,鼓励力度应该具有吸引力。”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陶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