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时期的村落——文祖村

2017-08-30 09:01:00来源:章丘市旅游局作者:

  文祖村历史文化渊源,村南大山处挖掘溶洞时发现了成堆的鬣狗化石骨和厚厚的草木灰,专家推断这是猿人生活留下的遗迹。上世纪六十年代整大寨田时,这里挖出过石斧,还有弓弩、刀枪剑戟,说明远古时期这里是战略要地。《史记》五帝本纪记载:“文祖即尧的太祖,正月初一,舜在文祖庙前受命登位。”这个文祖庙便是“尧文德之祖庙”。《山东通史·通志》载:“丙辰七十又三载,舜受终于文祖。”这些记载,足以说明文祖历史文化的渊源。

  自古来,文祖村是镇建制。尧帝时期,文祖地带的南部落与部落为了地盘经常发生战争,杖打了几十年,双方伤亡都很大。老百姓为避战争之苦,弃庄逃进了深山,建起洞穴和防侵的厚石墙,到夜间才下山种地收庄稼,原有的村庄已墙倒屋裂一片狼籍。两部落大伤元气,面临将被其它强部落吞掉的危机时,双方派特使向尧讨教,并愿意加入尧的部落联盟。尧便派他信任的舜来处理两部落之战争。舜以仁慈和大智,使两部落化干戈为玉帛,百姓安居乐业。百姓为感谢尧之恩,修建了一座文祖庙,庙匾是“尧文德之祖庙”。就在这座庙前,尧帝禅让,舜帝登位。

  东晋时期,刘宋在今文祖区域乔置平原郡、广宗县。章丘县志载:“广宗县在县东南五十里,刘宋侨县,今为文祖镇”,于是,古广宗也成了文祖以前的旧称。

  唐朝时期,文祖村落已发展成北有“玄帝阁”、南有“大仕阁”的城池,两阁门皆为錾子加工的精细青石所砌,拱券为大青砖。两阁门相隔七百多米,号称“二里长街”,是章丘南部最长的街道。大仕阁上层为两个庙宇,观音菩萨坐北朝南,文昌坐南朝北。阁门东西两侧各有台阶攀上。这“大仕阁”虽然庄严高大,却有一缺陷,上层庙宇的滴水落在大仕阁的青石墙上。这是何故呢?老人的烟袋锅里流传着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建大仕阁时请来一位高人叫鲁聪,自称是鲁班的后人,所有的工匠对鲁聪言听计从。动工不几天,来了一个着破衣烂衫的老者围着建筑现场游逛,边走边唱。因他面垢邋遢,人们都叫他“疯老头”。一日,疯老头围着两架榆木粱转了一圈,端着一碗开水来到鲁聪前面,让其喝水。鲁聪愤然道:“水这么热,我咋喝?去去,别误了我的正事。”疯老头毫不理会,对碗喊道:“凉凉,凉凉……”像个小孩儿在嬉闹。开饭了,那老头端着菜来到鲁聪面前,连声说:“盐短、盐短。”盐短就是菜淡的意思。鲁聪气愤难忍,抓了一把盐放进了他的碗里。疯老头却乐得连跳加舞地唱道:“还是盐短,还是盐短”。疯老头的行为激怒了鲁聪,他让伙房故意蒸菜窝窝头给他吃。这回,他狂笑起来:“粮缺了,粮缺了。快去弄粮来! ”唱了一下午。人们谁也不理他。第二天,疯老头不知从哪里找来锯、斧等,躲在一个角落里锯木棍子,几天的功夫,就锯了一大堆。鲁聪嫌疯老头浪费材料,叫几个小伙子把他绑起来,送进了深山。被绑着的疯老头却狂笑不止。

  大仕阁建造完工了,八张供桌红毯铺罩,供上了猪头整羊,准备竣工大典。突然,天上飘来一块黑云,响起一个炸雷,下起雨来。只是霎间,云走天晴,大典准备继续进行。突然,一位老人高喊“糟了,糟了”只见他指着大仕阁之上观音庙的瓦檐,又说:“大伙儿都看看那滴水啊……”人们这才惊呆了,大仕阁上殿宇檐短,水往阁门的石墙上滴。自称鲁班后人的鲁聪一下瘫倒了。那位老人一下跪倒,高喊:“苍天啊!我们有罪啊,我们咋能没领略出高人的忠告呢……”老者的喊声,使人们一下想起了那个疯老头言语,“凉 凉、凉凉”寓意“量梁”“盐短”是指“檐短”“粮缺了”是说“梁缺”的意思。人们又来到疯老头干活的那个角落,他锯的那堆木头正好弥补短檐。那个疯老头是何方神圣早已无从知晓?但这个遥远的故事却一直警示着文祖村的后人们。

  宋朝所建“大士阁”
  元末明初时期,山东因战乱瘟疫橫行(还有一说:朱元璋曾在山东要饭、放牛,成为皇帝后怕山东人说他出身卑贱而血洗山东),造成了“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局面。于是,明朝开始了往山东大移民。明永乐年间(1403——1424),张、王、孙等姓氏从河北枣强迁来文祖,这时村落里的坐地户只剩下了苟、毛、万、门四户人家。后来,人们对坍塌的“尧文德之祖庙”进行了重修,并以庙名简化而得“文祖”村名,至今已经六百多年。事情就是那么巧合,查阅上古三皇五帝材料,人们才知道明代文祖村名与上古时期的村名吻合。

  从明朝开始,文祖村大兴修建庙宇,清朝更是进入盛期,陆续修建了三官庙、观音庙、关帝庙、石大夫庙、泰山奶奶庙、龙王庙、准提庵等庙刹。最宏伟的是位于现文祖东村坐北朝南的三司庙:沿三层台阶而至三间门庭,两侧各有旗杆座,并列古槐数株。殿门里东西各有小鬼殿,两匹红黄各异的似马非马的吉祥兽分立东西,号称“得”(其实就是驴,那是山东没有驴,而被称为吉祥物)。通过影壁角门进入东西廊坊,西殿雕十殿阎君及牛头马面,东殿塑地藏老母等君像,壁画是上刀山、下火海、跳油锅、鬼推磨等惩罚大逆不道及作恶多端之徒的酷刑。通过七级台阶进入三间奶奶楼,内塑斑疹奶奶、送子娘娘等神像。三寺庙正殿为三间,正面坐着关羽,背后为猛虎下山壁画;包公和海瑞分居左右,背后是喷水的张口兽。大殿壁画上有桃园三结义、三顾茅庐、火烧战船等形象逼真的画像……明代碑文载:“文祖庄东南栗桑园有‘三司庙’一座……”以此可见,当时种桑养蚕在文祖已成为时尚。三司庙的庙会为正月十六,方圆百里百姓都来赶会,直到民国时期仍香火旺盛。

  清代咸丰年间,文祖村享有“排人优、解人难、济人危”之美称的大宾监生李世墉号召众人募资捐款,沿文祖外围修起了周长六华里的围墙,并在阁门外建起北有“长之门”、南有“通鲁门”两个大型建筑,两门拱券顶上刻有“文祖镇”三个大字。街内门头林立,有药店、布点、酒馆、杂货铺、粥棚、茶馆、当铺等,侧巷道内还有染坊、酒作坊、粉皮作坊、铁匠炉、木工房、白铁匠等。此时期的文祖村围墙还有向华门、望晓门、和平门等九个出入的哨门,还修建了一处戏台和多处湾池、官井,凡是往村外排水的巷道全部用青石板铺砌。这些公益设施的修建,有力的提高了民生水平,使其安居乐业。为了防侵、防盗,各巷道都建立自卫团体,轮流在阁门、哨门及围墙上站岗。特别是寓头顶的杨家人和王家巷的王家人外出学艺,成为武术之巷,使强盗、土匪等恶人不敢进犯。直到现在元宵节大扮玩时,杨家和王家的后人们还能舞剑弄刀,大显身手。

  李世墉故居“舒德堂”房屋一处
  文祖村落历史上虽没出现过高官显贵人物,但文人墨客、行侠仗义之人多多:清代光绪年间贡生彭讳绎长年开馆授业,被方圆百里誉为“秀才之母”;还出了孙茂堂、周朝英、李振儒三个武庠生,并参加了义和团抗击倭寇留英名。乾隆年间,韩氏出了增生韩本中和胞四弟韩本炎及侄子韩秉健、韩秉钺都是邑庠生,留下了 “一门四秀才”之佳话。

  清朝“武痒生”李振儒故居
  晚清时期,文祖村出了个章丘铁道南最大的财主马锡田。《清代山东经营地主经济研究》一书记载:“清光绪末年,文祖镇大地主马锡田占有土地150亩,雇工经营面积140亩,开酒店、药铺、布店数座,在本村及周围各村多有债。”马锡田家有良田百亩,积粮万石,四宅八院,房楼百间,还有他日进万银的“永”字诸多商号。马锡田祖居章丘文祖镇,自幼过继给一个土财主为后。他成人后先是利用自家的土地种植地瓜,在李家湾以西办起了粉坊,并以地瓜干换取粉条、粉皮的经营模式,使其利滚利,规模不断扩大。短短的几年,马锡田成了本镇露头富豪。光绪十年(1884),马锡田针对山区缺医少药的现实情況,利用粉坊的盈利和家庭部分积蓄,在李家湾靠街处建起了字号为“大升堂”的药店,利用本地中草药遍山皆是的优越条件,收购中草药,即在本药店销售,又转手倒卖,使大升堂药店买卖红火,盈利可观。光绪十一年(1884),马锡田下了5万两白银巨额投资,在自己的靠街宅地上建起了字号为“红星”的酒店,利用本地的高粱、小米及柿子、软枣为原料,开办作坊,聘请了酿造师开始酿酒,酒销售范围扩展到章丘、菜羌两县。后来马锡田以文祖小米为原料,在济南经营细米煎饼,并得到了济南人的青睐。光绪十六年(1890),马锡田投巨银在济南昔利门路南买下一处占地面积五千平方米的大宅院,开起了商号为“鸿祥永”的专营布帛店,从掌柜到伙计达二十多人。事过不久,马锡田又在普利门东静安巷买了一处宅院,开张商号为“鸿茂永”,专营绸缎店,此店周转资金为二十五万两白银。该店人员十二人,买卖兴隆。民国十四年(1925),马锡田又在济南纬四路路西买下一处占地面积千余平方米的宅院,开张经营绸布,商号为“鸿华永”。直到解放后实行公私合营,马锡田创办的“永”字商号结束了其历史使命。解放后,马锡田的文祖村旧居二层小楼成了文祖村办公室,靠街的商铺成了文祖供销社百货门市部。至此,章丘一代大商马锡田创建的业绩落入风尘。

  一代鲁商“永字号”创始人马锡田宅院旧址

  保存完好的“人民供销社”原址
  1937年,日寇铁蹄残踏文祖古村。还没进村就用高射炮炸掉了大仕阁的西北角。守候文祖的国民党部队王连长没放一枪就向日寇缴械投降,转身成了伪军保安队。鬼子占领文祖后,在围墙上修筑多处碉堡,并关闭了所有出入的村口,只留下大仕阁供老百姓出入种地,人们出进门都要给站岗的鬼子鞠躬。这些倭寇还抢占了文祖村南袁家洼煤矿,大量掠夺地下矿藏;又把村东的九龙山改名“日本山”,在上面修筑碉堡和工事,切断了南北交通。为了抗击倭寇,文祖许多热血青青年投奔八路军和游击队,保家卫国、血染疆场。

  抗日战争胜利后,文祖成了国共双方争夺的要塞,形成了两年多拉锯战。农会实行土改,穷人分得了房屋和土地,但还乡团疯狂报复,发生了暗杀五名农会干部悲慘事件;章丘南明区武工队中队长靳启学(文祖青野村人)等人在文祖村东南的小虎峪口遭国民党伏击英勇献身……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共产党领导的部队曾三打文祖古镇,数百名烈士血染这片沃土……

  千百年的风风雨雨,文袓犹如一部史书,承载的悲壮沧桑……
  岁月蹉跎,流水东去。现在的文袓老村落内依旧保留着“一街七十二胡同”的风格,唐朝的大仕阁、清代乾隆年间的准提庵及石狮等古迹完好依然,还有那石铺的小巷、青砖门庭、辘轳头打水井,还有明清时代的阁楼、大车门、还有……这些都在讲述着文祖村落曾经的辉煌、曾经的悲壮……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靳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