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沟河的风,陶沟河的水

2017-04-12 08:59:00来源:台儿庄古城作者:刘向民

  我看见风从陶沟河轻轻刮过,陶沟河湿地荡漾着微波。
  这是一个早晨,土地开始松软,春天早已悄悄弥漫在陶沟河的岸边。
  风刮过来,风刮过去,我看见的春天,绿色开始蔓延,至水至碧。泥土的温馨重新回归固有的本质。
  排列成行的白杨树挺拔,威武,箭一般呼啸,直指天空,灰黑的枝干已经发出黛黛的气象,与游动的云遥遥相望。
  雷声不断滚落,飘曳的柳条已经柔软,鹅黄的芽苞情不自禁,一点一点让柳树飘逸起来。我的身影与婆娑的柳树与春天,一起倒映在河里,沿着河水的方向漫漫前行,做一些浪漫的姿势。燕子的呢喃在天空开放,我的手指也妄想在风中生花。

  柳条向下长,春水就往上涨,一夜之间就淹没了所有的寒风,天更高远了一些。
  沿着河水流动的方向,水草有些羞涩的样子,微微倾斜着,枝丫青色诱人,呈现着跃跃欲试的情绪。
  一棵水草已经颤颤地露出水面,尖尖的,出落成纯洁的样子,一点一点地抛弃孤独,似乎是不是要出落成春天的爱情?
  芦苇彳彳亍亍,幽静的情绪写意着一片幽静的水域,淡淡的清香,渗进灵魂,沿着春天的诺言前行,把命运交给激情的季节。
  一只鸟越过天空,青翠的叫声是那么的婉转,细碎,一波一波的,和着漫起的轻雾,加入流水的行列,漫过十里长河,悠然,悠扬。

  鱼翔浅底。这水中的精灵,一群又一群嬉戏着,穿过一层又一层水,向上一窜,就吹出透明空灵的气泡,生发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一朵又一朵舞动的鲜花。
  知情知性的河水,柔情似水的水,轻柔袭人,柔软地滑过温暖的河床和一条鱼的青春,排列成一个又一个实实在在的日子,在一个又一个竹筏上,载着一曲又一曲浑厚悠扬的船调,河水一天比一天清澈,清澈一天比一天激情。
  清水可以濯清兮。河水可以洗刷污垢,可以沉淀岁月,让压抑的情感遍生丛生的青草和苍茫。能否能剥离泪水,让我也成为一滴水,把自己流放在自己向往的故乡里;是否也可以溶解疼痛、隐私,或者颠沛流离的命运?成为敏感和干净的内心,学会清净和歌唱。

  垂钓陶沟河
  当春天穿透阳光的时候,我悄悄地端坐在陶沟河之岸。
  那一边,台儿庄的天空下,油菜花已经盛开,挥舞着金色的灿烂。
  陶沟河的水,与陶沟河的水草与陶沟河湿地的青草和各种开花的花儿,一起掀起波涛,漫堤溢坝,都在天底下张狂着,那种青春的奔放,才是纯粹的岁月。
  我骤然想起与天气与快乐与心情有关的日子,与垂钓的事情。
  清澈。飘逸。水发出澄明的品格。
  细微的波涛起于微风,一波一波前行,和着运河的旋律。
  柳树。婆娑。婀娜的柔情,在河面上招展。
  荷。翠翠的荷,纯洁如水。阳光照耀着鲜亮的绿,光泽舒展着。

  风是轻的,轻轻拂过面颊和发梢,惬意。
  聆听水流动的声音。聆听鱼游来游去的声音。
  聆听,做一个聆听的人。
  聆听。雾起水生,弥漫着轻松的心情,让轻松尽情铺张,不再有那么多抱怨浑浊沉重的压抑。
  迷失的情绪可以在这里找到归宿,宁静,让所有的坏心情都沉到水底。
  冲破一层又一层禁锢,随意率性是今天的主题,青青的草地和广阔的树林,心境异常舒适。
  一条河从眼前走过,潺潺的姿势,让人怜爱。明晃晃的阳光穿透所有的妄想和花香,水花一半,树荫一半,也有些动情的地方,已经隐藏在水中了。
  这么多的水,是心中的圣物,我们一个又一个话题,都与这条河,这片水有关,所有的感受与思想都交融于水。

  在博深的河水里,寻找快乐,探寻一条河的未来,以及一些鱼的事情,也是我们意中的事情。
  鱼是陶沟河秘密的事物和居民。那些鲤鱼、草鱼、鲢鱼……许许多多的,成群成对的日夜游曳,轻松悠闲,不断寻找生活的方向。孤独哪?独孤点燃一河的青春,水成为到达激情的最短路径。
  我能否知道鱼的思想,或者有着鱼对生活的感受?我可以潜伏在陶沟河的深处,却无法潜入一条鱼的思想和意识,只能在水中探寻鱼的一些表面现象,但我已经不再孤单,让心情随着河水和鱼的方向前行。

  三月的风,四月的花,五月的阳光,水一步一步走向栀子花的花香,潜伏在草中,或者在水里,侧耳倾听,茫然,语焉不详,是在叙说今天夜晚将要发生或者到来的事情吗?
  河水不断上涨,花期如约而来,体温不断升高,走向多情的汛期,河水的质量日渐沉重,花香日渐锋芒毕露,让湿润和质感更强烈一些。
  这里适合远眺,天尽头依然是水。这里适合亲水,一低头,就与清澈的水相撞。
  一位多情善感的诗人,站立在陶沟河的岸边眺望,已经厌倦了许多世俗的情绪,在流水里得到梳理和洗礼,就把赞美写满天空。
  于是,今天,我选择了好心情。从主观世界走进客观世界,走进这片飘逸的风,飘逸的水,垂钓陶沟河的水声,垂钓陶沟河的悠闲,垂钓陶沟河的欢乐。

  (文/刘向民)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靳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