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洲的書香,济南的方向》——“此篇写在百花洲荣获山东历史文化街区之后。”

2018-06-20 09:48:00来源:大众网作者:木影

  城市的失声是文化的失声。城市的胜利是文化的胜利。从大步向现代化城市迈进时的激进,到此刻沉下心来细细打磨历史的痕迹。济南这些年越来越沉得住气了。  千城一面是城市之殇,拥有中国造城精神的城市已越来越少。

  古人造城,先治水造园,行广仁之居,遵四时礼序,文人谋之,匠人营之,房屋院落悄然放入其中。正德,利用,厚生,在此精神下,中国成就了无数历史名城,比如古西安,古成都,古洛阳,古南陵,古苏州,古杭州,以及我们脚下的古济南府。

  其中有两座城市最为特殊,一座是“一半山水一半城”的杭州,一座是“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济南,杭州以西湖为心,济南以大明湖为心,大小具体而微,精神却一脉相承,中国城市不能没有水,何况是“家家泉水,户户垂柳”的济南,且这是一城的泉水叮咚声,想必世界上也只有济南了。

  千城一面之后,更可怕的事情在发生,从成都的宽窄巷子,锦里开始,全国的仅存的古街巷也在走向“千街一面”的囧境。走在长沙太平老街和在济南吃的臭豆腐并无两样,漫游在三坊七巷喝到的星巴克确实一个味道,在西西弗看到的人头攒动就算到了成都也大致如此,商业模式的胜利,背后却失去对本土地脉文化的敬意。我们的城市已不缺商业古街,缺的是一座拥有济南历史文化精神的街区。

  倘若你沿着文庙走来,就会自然地来到了百花洲,一路泉水,一路书香,短短几百米的距离,这里自然承接了来贡院墙根的笔墨纸砚,以及消失在芙蓉街上的济南书局。一切早已存在,风缓缓地吹,千年等待,百花归来。

  有外地朋友来访,我说带你去看一座新济南,然后我们就来到了百花洲,看着青砖黛瓦,小桥流水人家,他们诧异地表示这明明是新济南,我会说到:这才是真正的济南。

  我们中国传统的建筑并不会因为时代相迭而过时,它恰具有非常强的创新性,我们需要并不是“济而新”,更非是“新中式”,而是根据这一方水土构建新的场景,而所有的原点,不过是听古人的话,保留泥土的气息,对以往的建筑文化保有温情和敬意。

  所以,做商业的人会诟病百花洲的上下水问题,做西方奢侈品的人会嫌百花洲的尺度略小,我想说大约在二百年前,我们青州产的花间大套便是西方最顶级的奢侈品,难道我们就要求按照个中国标准来吗?  就是要最大程度地保留明清院落的尺度,这是百花洲的坚持,更是百花洲的文化自信。

  文化,并非说说,要敢真担当。

  济南的文化,永远不缺游说者,那打水得人儿,各个都是济南文化的传承者,人在灯在,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文脉从未断流,因缘不可思议,就短短的二十多天,百花洲壹号院从无到有,汉字记忆空间,学而讲堂,凤启书院,皇宫照相馆,蘑菇音院黑胶唱片,一声度琴馆,百花深处济南味道,民艺生活馆,仁逸儒学,了一堂茶馆,敬书房,孔子雕塑,百花创意工坊,射礼传习馆等等,广开门户,全城公开共享进行公益体验,士不可不弘毅,书香必要有担当者。

  泉水流淌之处必有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必有琴棋书画诗酒花,他们并非是两个事情,而是我们中国人生活的一个整体,那壹号院构建的世界,便是一个最平常的中国人精神院落,一个心灵治愈之所,进了大院,喝一杯茶,读一本书,抚一段古琴,闻一柱香,临壹张贴,听一张黑胶,不过是将同样的时间,放置在了书香的场景,至于说到底哪个受益,还请你自己来感受。

  百花洲此刻又响起了朗朗读书声。(图文/木影)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靳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