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是旅游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2017-05-10 09:10:00来源:中国旅游报作者:张广瑞

  如果说现在旅游业面临新的变革,那么,为之服务的管理机构和人才培养部门则更需要为这些新的变革做好准备

  □张广瑞

  在今天的世界上,为旅游发展叫好的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从全球旅游发展的过程来看,说服政府支持旅游业发展的首先是企业,特别是服务于国际旅游者的大型企业,包括国际航空、旅馆、租车、金融等跨国公司。毫无疑问,正是这些企业看到了这个新兴行业的发展潜力与前景,看到了其中的商机,没有越来越多的旅游者跨境旅游活动,它们的发展会受到很大制约。当然,没有政府的认可和支持,国际旅游很难有大的发展,因为开启国际旅游发展大门的钥匙掌握在各国的政府手里。这些代表旅游相关企业组织的游说让各国政府最为心动的有两大指标,一是旅游业是世界最大的产业,对全球GDP的贡献率超过10%;二是旅游是就业人数最多的产业,就业人数占全球总就业人数的比率接近10%。前者是经济增长,后者是民生稳定,这是真正的国计民生,是任何一个政府都不能忽视的。经过近20年的积极呼吁与发展实践,尤其是在全球整体经济发展乏力、就业岗位减少的大环境下,各国政府都逐渐以不同的方式接受了这个判断,进而联合国、G20、亚太经合等国际组织也先后将国际旅游发展在促进经济增长与就业的特殊功能写进了全球或区域峰会的宣言,列入到各自未来发展战略与合作的议程之中。与此同时,地球村的公民们对旅游权利与消费的认识也大大提高,大众旅游时代正在全球扩张蔓延,旅游业的发展进而得到政府、企业与公民共同的关心与支持。这似乎已经成为全球的大势,尽管各方面的诉求有所不同。

  《2017年旅游竞争力报告》在阐述“推动旅游业变革的八大趋势”时,特别提出,“就业,就业,就业,但人才在何方?”报告提出,“旅游部门的就业占有地球上就业的十分之一,成为世界最大的雇主之一。这个行业孕育着创造就业的巨大潜力。从增加就业的角度上看,旅游业已经超过了不少其他产业,包括教育、金融业和卫生部门。据预测,旅游业增长的态势将会在下一个十年中继续保持。”报告进一步阐明,“占据世界30%的服务出口和很多发展中国家中最大的出口类别,旅游业是一个巨大的就业领域”。

  报告还特别提出了旅游业在创造就业方面的强势。报告称,“目的地每增加30名游客就会增加一个新的就业机会”,这个作用可谓显赫。尔后,又历数了旅游就业的独特之处。一是“旅游业的女性就业几乎是其他部门的两倍”;二是旅游业“能为首次进入劳动力市场或在其他部门没有多少选择的人们提供就业机会”;三是旅游业能为被看作是弱势的社会群体提供就业机会,“除了为高级技术工人提供就业机会外,这个行业还在为技术较低的工人、少数民族、外来移民、青年人、长期失业者和那些由于家庭责任拖累但愿意做兼职的妇女们创造机会中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诚然,这些对任何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报告在阐述“第四次产业革命”已经到来时,分析了数字化对世界旅游发展的影响。报告认为,有必要解决数字化对行业劳动力的潜在影响,因为智能自动化预计要改变某些旅游工作的性质,有一些工作会全部被根除。行业希望,在产业发展的目标得以实现的同时,新的就业机会要超过被根除的那一部分。各种平台也会出现流动的、灵活的工作模式,这种模式可以重新定位劳资关系,并对现行法规提出挑战。这就要求行业、政府、教育机构和社会齐心合力去降低任何可能出现消极的影响。这一分析,又明确地预测到数字化对旅游就业可能带来的新变革。

  然而,旅游业的发展面临着人才供给的瓶颈,这也是全球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报告认为,因为“这个行业很难吸引技术和管理岗位的高级人才”。究其原因,其中包括,“缺乏职业新的吸引力和提升的路径”“来自其他部门的竞争”和“教育供给、实践和培训的不足”。报告称,有关研究估计,“这个行业中的人才空缺和不足造成全球经济将近1400万份工作和6100亿美元GDP的损失”,其中“中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和美国预计在2014-2024年间旅游GDP因此遭受的经济损失最大”。

  毫无疑问,该报告上述论述为全球旅游业的发展提出了一个必须认真思考的警示。旅游业发展潜力和前景是令人振奋的,然而也不会是唾手而得的,馅饼是需要有人努力去做的,而绝不会从天而降。报告提出,“考虑到旅游业在全球的重要性,从就业和GDP方面来说,无所作为的代价将会带来惊人的后果。为了应对这一挑战,私营部门需要与公营部门密切合作,提高大学和培训项目的水平,以保证它们能与市场需求和技术进步相匹配”。

  尽管不同国家在人才方面所面临难题的严重性会有所不同,然而,认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可能更加切实而重要。当政府支持旅游业发展而加大基础设施等方面投资的时候,一定要全盘统筹,不要把人才的培训和教育这样的工作忽视或忘却,而人才的获得与储备是个长期的战略选择。中国这样的大国,只希望从海外“挖掘”或“引进”恐怕是杯水车薪。同样,作为旅游教育、培训和研究机构,在人才培养方面要多考虑一下中国旅游发展中最缺乏的那些人,如何立足当前,从长计议。提高学科的地位、创造一些概念或理论固然重要,但更重要和急迫的,正像报告所提及的,大学教育和培训项目的水平能够保证“能与市场需求和技术进步相匹配”。如果说现在旅游业面临新的变革,那么,为之服务的管理机构和人才培养部门则更需要为这些新的变革做好准备。一句话,旅游发展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可以促进经济快速增长,但这不应当只是激动人心的口号,或者是空中楼阁,这个目标的实现,需要更多为之奋斗可以担当的合格人才。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