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视野下的旅游产业

2017-10-12 10:00:00来源:山西日报作者:王斐

  原标题:文化视野下的旅游产业

  “十二五”时期,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文化+”模式也成为当下社会竞相探索追求的时代主流。在此时代背景下,“文化+旅游”的经济新模式展现出异样生命力,散发出灼眼光芒。

  文化旅游是旅游产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旅游借助文化的力量,以此达到提升旅游活动质量的作用,进而提升旅游业对地方经济的拉动效果。近几年,山西省委、省政府为打造文化旅游强省,将发展文化旅游业与扩内需、调结构、转方式紧密结合,提出把加快发展文化旅游业列为七大非煤产业之首,加快培育文化旅游产业成为山西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山西文化旅游业正在代替煤炭资源,渐渐走上经济建设的主战场。

  改革开放以来,“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成为文化与旅游关系的真实写照,文化从属经济的关系可见一斑,文化成为推动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工具。然而,在建设文化强国目标已经确立的今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定义“文化”与“经济”的关系。

  当前,山西正处于经济转型期,旧有依赖煤炭发展的经济模式已难以适应新的环境。旅游产业作为绿色产业迎势而起,大力发展旅游产业成为山西经济发展与转型的新希望与新方向。文化旅游产业是满足人们的文化旅游消费需求而产生的产业,是旅游产业中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一个跨行业的朝阳产业,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大有可为。

  在文化旅游产业中,文化与旅游首先是一个对等互转的概念,即文化的传承与推广离不开旅游的“实体”,文化靠旅游宣传,在宣传中,优秀文化得以更广泛的传承与弘扬。同时,文化也为旅游品质提升了价值。其次,对于文化旅游产业而言,文化更应该是内核,是动力,在与旅游的关系中,应该占据较为主导的地位。

  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明确指出,山西五千年文明发展所孕育的优秀传统文化、在党和人民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我省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和精神标识。山西文化资源丰富厚重,是山西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其中独特的地域文化和人文气质是打造山西旅游文化品牌的重要法宝。把独具山西文化品牌的旅游产业打造成为山西对外的一张名片,而这张名片对于塑造山西美好形象,展现三晋人文气息具有意义非凡的作用。在文化主导下的旅游产业,最终实现文化与旅游的双发展、双提高。

  山西拥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文化资源十分丰富。晋商文化、关公文化、红色文化、根祖文化、廉吏文化……这些丰富厚重的文化资源,为山西的旅游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以晋中平遥为例,平遥古城历史悠久。过去,游客来到平遥后,主要以游览城墙、观光票号以及明清建筑等为主。2013年2月,饱含三晋仁礼忠义精神的大型情境剧《又见平遥》开始公演。据统计,2013年全年演出562场,观演人数24.98万人次,门票收入3286.68万元;2017年截至8月13日,演出503场,观演人数37.77万人次,门票收入6380多万元。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文化为旅游助力,成为经济增长的行动源。

  成功的文化旅游模式值得借鉴,对它地的旅游业的发展亦有推动作用,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成功的模式就是万金油,平遥的“又见”模式就适用于山西其他地方。当地的经济实力、市场潜质都是影响其文化旅游业的关键因素。倘使对于三晋文化资源进行重复题材的过度挖掘与单一形式的过度展现,那么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资源浪费。

  要对人文历史资源进行高位开发,把优势资源转化为现实生产力。革除阻碍资源价值最大化、影响可持续发展的各种弊端,突破制约科学发展和创业活力的桎梏,搞好顶层设计,加快形成有利于资源型经济转型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各自为政”不是“百花齐放”,“一枝独秀”也不是“春色满园”。因而说,各地在旅游文化规划统筹时,就要注重资源整合,要牢固树立全省“一盘棋”思想,打好“组合拳”,多角度、多层次地挖掘三晋文化,多方位、多形式地展现三晋文化。

  近些年来,根植于山西文化经典的旅游推广项目有很多,然而其对经济的带动作用仍微乎其微。由于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不够,我省文化旅游产品开发还停留在简单的观光游览层面,“快餐式”旅游无法带给游客深刻的文化感受。究其原因,山西旅游产品开发模式简单,旅游的“文化意义”缺少必要的智慧表达,这种智慧表达既是指对诸如山西非物质文化遗产、著名历史人物以及重大历史事件等文化资源的挖掘深度与角度,也指对文化资源与旅游的融合程度。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向全党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并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所谓的文化自信,就是要求我们了解它、相信它,用它来解决现实问题的同时保护它。

  山西有古村落,一些地域具有丰厚文化底蕴,民俗古建以及良好生态都保存较为完整,但是与其价值相对应的当地经济状况则极不匹配,甚至越古老的村子越贫穷。近些年,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这些地方似乎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然而“文化置换经济”粗放型开发模式却未能使这些村庄走出贫穷,反而使其被城市文明同化,丧失了旧有的文化底蕴与价值,其在旅游业的独特意义也渐渐消失殆尽。

  不可否认,文化旅游业可以最大限度吸纳贫困人口参与,但倘使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注重旧有文化的保护,那么文化意义上精准扶贫也只能沦为旗帜上的口号与标语。

  (作者为山西省音乐舞蹈曲艺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陶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