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观光工厂:工业与旅游新业态的融合之路

2017-07-03 11:57:00来源:福建日报作者:张辉

  在产业融合的大背景下,工业旅游作为一种全新业态被广为提倡。悄然兴起中的观光工厂,便是工业旅游的重要形态之一。它基于传统工业的生产场景、工艺、设施,辅之以解说、导览、DIY等服务,让游客获得有别于传统旅游的体验。作为介于二产与三产的中间形态,观光工厂一方面丰富了旅游产品体系,另一方面为传统制造业转型提供了新的路径。

  作为较早引进观光工厂业态的省份,福建于2015年启动省级观光工厂评定计划。两年间,福建省共有两批共59家观光工厂进入这一名单。但是,作为新生业态,福建观光工厂在发展过程中,除探索出新的路径,也面临着诸多困惑。

  当传统工业遇到旅游新业态

  公众对观光工厂的认知,大多源自我国台湾地区。其中不少故事版本,甚至带有传奇色彩。最为业内津津乐道的,如袜子王、巧克力共和国等知名观光工厂,早已成为岛内知名景点。

  在福建,观光工厂发展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企业、政府、社会多方发力,积极推动。

  “观光工厂为工业企业的转型升级提供了新的路径和选择,为丰富旅游产品、完善旅游产业链条开辟了广阔的空间。”2015年出台的《福建省观光工厂建设与服务规范》,对发展观光工厂的意义,有这样的描述,“我省观光工厂市场潜力巨大,可以备选观光工厂题材多样,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2015年下半年,福建旅游主管部门在全省启动观光工厂评定工作,并于当年12月公布了首批33家观光工厂名单。一年以后,福建又评定了第二批26家省级观光工厂。观光工厂计划,在各地得到了响应。例如,漳州市龙文区便出台专门扶持政策,规定对新评定为省级观光工厂的视同国家4A级旅游景区予以奖励。

  青蛙王子是第一批省级观光工厂之一

  “当前的消费潮流更注重个性化与体验性,观光工厂模式有助于开展情境式营销,让消费者在体验中产生认同。”葛晓华是青蛙王子(中国)日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出于营销创新的初衷,青蛙王子于2015年启动了观光工厂建设。该观光工厂分为文化宣传区、观光体验区、娱乐休闲区、商业购物区、主题动漫区五大功能区,其中观光体验区,针对3-12岁这一目标消费者,设立了口腔护理课堂、手工皂DIY课堂、青蛙王子AR体验课堂等体验性项目。

  眼下,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有志于导入这一全新业态。早前因为“塑料紫菜”风波备受打击的晋江紫菜企业,便有此打算。当地旅游部门对外宣称,拟推行“观光工厂+文创产品”的模式,推荐有条件的紫菜生产加工企业申报省级观光工厂,让消费者零距离认知紫菜加工过程,提升对产品的信任度,以此打一场口碑翻身仗。

  观光工厂与企业展厅的边界

  仍处于起步阶段的福建观光工厂,依然面临发展瓶颈。对此,《福建省观光工厂建设与服务规范》中有这样的描述:“在产业规模、服务水平、项目开放力度、接待能力、实际接待量等方面均与政府的期待有较大差距。”

  青蛙王子观光工厂运营近两年来的数据,可以印证上述结论:“自建立以来累计接待近5000人次,其中多为公益性质的参观团为主,以旅游为目的的自发参观,尚无案例。”

  “一个健康发展的观光工厂,必须有丰富的产品体系、完善的服务与运营机制以及可观的盈利能力。”今年3月,台湾人林颖穗以观光工厂规划师的身份,参与设计漳州恒丽钟表观光工厂。在他看来,观光工厂的创收来源至少包括三个方面——游客转化为对产品的购买力、大量体验与互动项目带来的营收、餐饮等周边配套服务收费。

  反观青蛙王子,其在空间与功能区划定上,开辟了数条参观通道,并开放部分生产流程供游客参观,设立专门用于展示企业发展历程与荣誉的展厅,被视为观光工厂核心要素的体验与互动项目,则少之又少。工厂采取预约免费参观运营模式,专门销售产品的销售区是唯一的创收节点,但销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目前,我们主要定位于企业形象展示窗口与品牌营销平台。”葛晓华坦言,青蛙王子观光工厂与真正意义上的观光工厂尚有距离,它更像是企业文化展厅,而非具有多元业态的工业旅游项目。

  这并不符合青蛙王子最初的期待。但在实际操作中,青蛙王子团队遇到了诸多掣肘。“在专业人才方面,我们采用的是旅游服务部与行政部两个牌子、一套人马运作,并在员工队伍中聘请二三十个兼职讲解员,只能提供简单的讲解服务。”

  青蛙王子观光工厂所面临的发展困境,具有普遍性。林颖穗曾考察了厦漳两地的多家观光工厂,他发现,尽管不少观光工厂在硬件方面大手笔投入,但在具体的运营过程中,却缺乏必要的创意与人情味。以某照明企业观光工厂为例,企业主斥巨资购进大量不同时期的灯具,以呈现照明设备的历史发展进程。但在林颖穗看来,它更像是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冰冷的数据与史料,形同背书的讲解,“逛了一圈下来什么也记不住”。

  “观光工厂重视互动与体验,这个过程中不仅要有趣、有创意,还要充分体现特色,以及与人的情感连接。”林颖穗说,“市面上不少观光工厂的发展误区在于,过于重视硬件投入,而忽视了游客的情感体验。”

  如何营造工业旅游全新生态

  尽管部分观光工厂运营现状不如预期,但业界共识是,观光工厂具有可期的前景。当前,尚处于探索阶段的福建观光工厂,还需要更多政策支持和市场培育的过程。

  作为新生业态,政府需要进行专业的辅导与孵化。“尽管我省在全国率先支持观光工厂的发展,但政府的引导措施与工业企业的需求尚未完全衔接。”龙文区文化广电体育局局长林溪圳认为,尽管当前不少企业有志于发展观光工厂,但在如何进行市场定位、如何开发多元化的体验性项目、如何完善服务品质等方便,仍显得力不从心。“政府部门可以汇集工业、旅游、文创、营销等领域的专家,组成专家团,对有志于发展观光工厂的企业进行辅导与培训。”

  建立行业规范,构建完备的评价标准体系,同样重要。2014年,福建旅游系统便与华侨大学合作,探索制定了《福建省观光工厂建设与服务规范》,对观光工厂的基本条件、主题特色、服务规范等进行明确界定。

  但在葛晓华看来,这份规范仍有待完善。“较多地沿用了传统景区的管理思路,对观光工厂的工业属性,缺少全面的考量,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他建议,应该针对观光工厂建立评定、复审、监管体系,建立退出机制,如此才能倒逼观光工厂不断提升服务品质。

  当前,无论是观光工厂前期设计还是后期运营环节,都面临着人才匮乏的境遇。“工业与旅游,有着不同的行业特性,让做工业的人来做旅游,容易走偏。”林颖穗认为,一方面可尝试引入具有成功经验的外部团队,另一方面则应重视培育本土力量,“引导产、学、研有机结合,支持高校、企业联合培养观光工厂旅游专业人才,鼓励观光工厂的旅游理论研究和发展实践”。

  林溪圳则认为,观光工厂的后续运营,需要足够的人流量作为支持。“这需要观光工厂与传统景区之间进行有效的串联,融入本土旅游体系,否则观光工厂将成为一座孤岛。”他表示,目前龙文区旅游部门已与当地旅行社进行对接,试图将本地观光工厂纳入其旅游观光线路中,实现工业旅游与传统旅游的和谐互馈。(张辉)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陶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