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往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2017-09-05 16:35:00来源:大众网作者:毕胜

  “我不知将去何方,但我已在路上。”在这个灯光都有些枯萎的夜晚,随着浮动的音律,宫崎骏的这句话已在我的笔尖悄然落下。

  雨下了整夜,洒满了屋檐,仿佛一梦之间,故事掀开了它崭新的一页,又仿佛在一梦之间,变成了一首没有结尾的诗和离别。不知何时,我踏上了去往远方的路,像是从玉门沙场到水墨江南,又像是从烟柳皇都到三月扬州,飞机落地的那一刻起,画风已不再是我从小熟悉的窗沿。在卧听风雨的季节,我抵达了这个风景独好的远方。

  曾几何时,我想在湖的中央有座小岛,岛上有座不大的草房,每天清晨打开窗,除了阳光,还有漫山的芳香;我想,挑个雨天在山间游荡,茂林修竹立在身旁,溪水潺潺脚下流淌,纵使山雾蒙蒙,却仍绿野未央;我想,有个南方姑娘,穿着带花的裙子长发飘飘,在四季的风里寻找迷途的方向;我想,无论去往哪里,一定要是那个曾在梦里路过的远方,因为只有这样,笔尖划过的地方才能绽放最美丽的芬芳,幸好,美丽的江西正是这样的一处地方。

  路过南昌的街巷,阴雨让整座城市变得有些沉闷,即便是后来“上山下乡”也是一样。但我喜欢这种节奏,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给了人们有足够的空间活在自己的世界肆意遐想。

  花源谷又或是羊狮慕,八卦脑亦或是通天寨,隐藏在烟雨中的山峦叠翠像是用白纱遮住脸庞的女子一般,梦幻中又带着几分羞涩,像是徐志摩诗里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见惯了艳阳高照下的秀美山川,一山烟雨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如诗如画更是令人如痴如醉。

  一杯咖啡一本书,一把躺椅一上午,一边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一边惆怅胡适《梦与诗》中的“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或许,更令我着迷的便是如武宁与安福这样悠闲惬意的生活。旅行,本就该是一个摆脱原有的按部就班,怀着一颗悲悯的心去寻觅内心向往的那种生活的过程,找到了,便让从繁华中走来的心在这儿寻得片刻的平静,让踏尽灯红酒绿的脚步在此得到片刻的歇息,江西,便是这样一种生活的代表。

  然而,人之美不亚于山川之美。在“中国夏布之乡”的分宜双林镇那条南北方向的古街上,几个心灵手巧的姑娘正坐在屋檐下,一缕缕的苎麻纤维在她们手中变成一根根纱线;在湿地公园的凉亭下,姑娘们正在纺室织布,好一派良辰美景尽收眼底。

  在武宁的夜晚,西海湾畔曲韵悠长的打鼓歌《倒山来》余音袅袅;楚楚玉人与幽幽箫声相得益彰;中国青年艺术划水队的表演更是精妙绝伦。

  “到不了的地方都叫做远方,回不去的世界都叫做家乡,我一直向往的却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一场旅途的结束意味着下一场旅途即将点亮,只不过在我的心里,江西永远是那个令人魂牵梦绕的远方。

  (图文/毕胜)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