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年才等到景芝,让我醉卧天地间

2016-12-23 11:29:28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朱文鑫

  早就听说了景芝酒是全国名酒之一,在“品冬韵齐鲁,游好客山东”采风之际,我走进了拥有5000年的景芝酒的造酒工艺,领略了粮必精,水必甘,曲必陈,器必洁,工必细,贮必久,管必严的优良作风,使景芝一品香醉美人间天地。

  景芝酒厂是中国重点酿酒骨干企业,位于“齐鲁三大古镇”之一的景芝镇,距今已有5000年的酿酒历史。1948年,集72家烧锅作坊于一体创立l国营企业,他的前身是景阳春。传统产品景芝白乾酒1915年入展巴拿马万国博览会,1959年参展印度国际博览会,系历届山东名牌、山东省优质产品和质量免检产品,荣获中国首批“八大大众名白酒”、首批“中华老字号”和“中国畅销名酒”称号。

  芝麻香型景芝神酿,堪称中国芝麻香型白酒的典范代表,它柔绵入口,酒香纯正,是经景芝酒厂半个世纪的自主创新而成,荣获“中国白酒著名创新品牌”和“中国酒业十大创新品牌”,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认定为山东省首批“纯粮固态发酵白酒标志”使用产品。景芝酒传统酿造工艺被山东省公布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序列,申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酒坛缠着红绸、贴着具有中国红的标签,静静的贮藏在深深的山洞里。如果说生产线上的酒直接面向的是消费者,那么酒窖里的酒“格调”要高的多。这里藏的都是上好的景芝原浆,在恒温恒湿条件下,存个几十年再拿出来,定是珍贵无比。

  就这样,与景芝酒相遇了,就如宁静的水与一簇烈焰相遇了一样,那份纯净而清澈,那份水与火的相互交融,就像是你我的爱情。是的,与景芝酒相遇,就如一个人与迎面的那个人的爱情相遇,浓烈而醇厚,奔放的情感流淌在唇齿与血管之中,火辣辣的滋味,多像是我们的爱情。

  景芝酒地集萃5000年“中国酒文化”,吸天地之灵气,聚景芝之酒香,傍青龙山福地,与人们的生活融为一体。走进景芝酒地,除了感受到“气势磅礴的大门,诗情画意的花海,古巷石板的小镇,曲径通幽的杏林”等“人间福地”外,鲜为人知的是,在整个山体下面,还有一个能勾起人们探秘酒文化,并与山水相连、神秘莫测的山洞,这就是齐鲁酒地的地下酒窖。它不是一般的“隧道式”藏酒山洞,洞口从酒店前庭深入山体,最初以为是主人家的私家酒窖;洞尾却出现在悬空崖壁,与酒池杏林相连,与青龙山躯相融。

  百闻不如一见,我看到的一枚枚奖牌和宽敞的厂区里整洁整齐的工作环境,从走廊上俯瞰在车间里紧张有序的流水作业,发酵池一座连着一座,蒸锅一个连着一个,清纯的酒香,顺着蒸锅的出酒口如山泉般欢快的向外流淌着,整个车间弥漫着高粱的清香,酒的清纯,流出的酒如甘泉之美,闻其味,似晨花之馨香,沁人肺腑,常饮此酒,一定会延年益寿,保健安康。

  景芝酒在几千前就有了造酒工艺,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景芝酒的传人,才有了景芝酒丰厚的酒文化传承。这位美国友人喜欢这瓶中国红的景芝一品香,她说要把景芝酒推向走向世界。

  景芝酒源远流长,我在酒厂的历史馆里得到考证,当年苏轼曾在此地做过“县长“多年,他一生写词三百三十余首,留有《东坡全集》。在唐宋文人作品中,有很多写酒和月的佳句,其中,写的多的,特别是写月联到酒,写酒联到月,把酒和月溶融到一起,从而烘托出一种深雅意境的,有两个人,一是李白,一是苏轼。在苏轼的诗词中找一点例证,那首著名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词就是品着景芝酒创作完成的。

  景芝酒是纯粮食酒,一般用高粱和谷子酝酿,一穗谷子是美丽、静止的,但只是谷子而已,一旦酿成酒后,它就变成了一种动物,有了自己的生命。生命的酒,是需要一点点品尝和回味理解的,那些经过漫长时光的发酵和酝酿才得以形成的内涵,多像是一位韵味的女子,只有慢慢品味才会领略与陶醉的。

  冯先生是一位钟爱景芝酒的雅士,他说,喝酒是分情境的,同一款酒会因喝酒人的心情不同而散发出不同的滋味,还会因受到的不同礼遇而改变模样。酒就像是一个中年男子,需要安静的静养一段时间。酒吧里的调和酒需要摇晃,调和酒要的是当时混杂的刺激的滋味。而被晃过的葡萄酒和白酒则需要醒酒。像是人,走得太快就会迷失,需要慢下脚步,等等自己的灵魂。

  酒又如女子,任何一滴酒,都穿越了漫长的时光,有着绵长的余韵,有着复杂的滋味,正像生活本身。回味,是评价酒好坏的最高标准,没有回味的生活一片苍白,没有回味的人也苍白无力,没有回味的酒单薄无味。如果你喜欢酒,喜欢的无非是品味和回味。

  酒,真的是一种文化。酒,成为了中国独有的文化,酒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竟演变成了文化。酒与文化联系在一起,不知是不是与文人爱喝酒有关?中国古代喝酒的文人可不在少数,如李白、白居易、杜甫,他们大都是狂放不羁。李白的《将进酒》已是千古名唱,其中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是何等的豪放洒脱。

  酒是黄昏时归乡的小路。就这样,你可以喝着酒,可以在灯下翻着书,可以在异地是喝上一小杯酒想着家。除了故土,没有什么地方能让我们长跪不起,处理美酒,没有什么能让我们长久回味,尤其是在月下或是夜晚,对月小酌,长久的地凝望、长久地怀想。

  在这里,我喜欢上了景芝。一等等了她5000年。人生的酒杯里总是要有一点好酒的,有的只可意会。走在景芝的大廊里,我品了一杯芝麻香,然后静悄悄地去想《菜根谭》中所谓的“花看半开,饮酒微醺”的趣味。我不知道,此刻,有几人可以领略到这令人深思徘徊的境界呢?

  人生如旧,女人如酒,你拥有一杯景芝酒,其实,你就是拥有了美好的回味。没有心爱的女人的世间,就像没有酒的宴会,终究不会让人幸福。有了心爱的女人才能让人生如此完美,有了这景芝酒才能有一个人生完美的宴会。

(图文/朱文鑫)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毕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