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游莒县】杯酒话江湖 醉里梦浮生

2017-07-11 14:56:00来源:大众网作者:付春丽

  □文/付春丽 图/毕胜

  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酒,早已融入人们细细点点的生活里。一饮解千愁,在饮酒人的世界里,自己就是自己的王。

  曾见过一个老人,嗜酒如命,村头巷尾总能见到他摇摇晃晃的身影。见了人,嘿嘿笑着,变戏法似的从布袋里掏出酒瓶子,吱吱几口,喝完咂咂嘴,满面红光地把酒瓶分享给你。

  那时候年纪还小,听母亲说人只有不务正业才总喝酒,所以每次见了他都躲的远远地,但还是好奇,便也总是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看着他一面喝酒,一面走着、唱着,莫名地被他身上的一种东西吸引。

  渐渐长大后,邻里街坊口中渐渐知道,老人原本是有老伴的,老人和老伴膝下原是有两个儿子的。儿子去大城市打拼许久不回了,老伴早在人还填不饱肚子的年代就因饥荒死了,独留了他和他的酒。

  大概是从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日子开始过得摇摇晃晃地吧。望着老人街头巷尾拿着酒壶,一步一唱、一步一饮的背影,不知为什么,总想到孤独。酒大概就是孤独的滋味,而孤独容易上瘾。

  杯酒江湖,读李白诗的时候,这江湖便是极浪漫的: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横琴倚高松,把酒望远山;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酒仙李白,他与酒的世界,即使千般万般的愁,也是逍遥的。

  在浮来春溢满酒香的酒窖徘徊,脑海里回味着一个个与酒有关的或苦涩或甜蜜或浪漫或逍遥的故事。这样来来回回想着,酒窖里的酒味便更见醇郁了。还没有现在这样一个时刻,这么渴望一杯酒,这么渴望,我与酒的一个故事。

  想象中喝酒的样子,对着海,一个人,大大的落地窗和落地窗上被海风吹起的白窗帘。这个时候要有一杯酒,干红也好,白兰地也罢,契合着当时的心情,只轻轻浅浅的一口,那绕在舌尖上的辣继而苦继而涩继而甜的滋味,便恒恒久久地烙在心尖儿上。

  那不是孤独,也不是浪漫,是把几辈子的漫长酝酿再酝酿,终于肯放心尝试,人间少有的醇厚。
  总有一个人,是心口的朱砂;总有一杯酒,倾尽一生追求;邂逅浮来春,邂逅一段与酒有关的历史。

  从浮来春酒厂出来,外面的世界依旧灯火阑珊,杯盏错落,有人在送别,有人在相聚。

  捧着一杯酒,看来往喝醉了的人群,看他们内心与酒割不断的情结与心底缄默处的悠悠心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浮来春,暖意的人生不说聚散。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纪法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