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从费县走过

2017-05-15 15:52:00来源:大众网作者:

  冯唐在《万物生长》中这样写道: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你将来不和我在一起的任何时刻,内心无法安宁。

摄影/王陆见

  费县就是这么一个心机的地方,费县的美,往深处去才能有更好的体会。山中早春、长夏、艳秋、纯冬,都是得天独厚的美。树荫和明媚是它一贯的调子,在这里,一切都可以慢。慢下来,当你将生活节奏调得和她一致,当你的视觉所能容纳的景色全被她填充,再往后,日日夜夜,总能想起她的小家碧玉她的温文尔雅。

  

摄影/张心茹

  从费县走过,走过她的奇石城,这是自然给费县的天然瑰宝。土里挖掘而出,未经人工打磨,便傲娇毅力于天地,这样的傲娇是有理由的,他们更熟悉土地也更熟悉人间,许多年前他们便存在于此,是这块土地最早的守护神,数年风雨的打磨,世纪光阴的轮转,从石器时代到青铜器时代到铁器时代再到现代文明。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作为人类文明的基础,石头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程中居功至伟,文化是有载体的,石头便充当了这样的一个载体,使费县文化形态有史可循,有物可依。“花不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 大自然绝不会造就两块完全相同的珍奇怪石,费县石头形态各异、玲珑剔透、石纹奇特、色泽秀丽。“一城易得,一石难求”,若将那世上唯一的一块石头陈设于案头茶几,布置于庭院,点缀于园林、城市,都是极好的。

摄影/毕胜

  从费县走过,走过她的蒙山,抬眼看到巨大的蓝天白云,一瞬间觉得是我大概是走在虚拟演播厅了。徜徉在蓝幕前自以为拥抱了这个蒙山,然而流动的云和变换的太阳是真实存在着的,他们提醒着我,推攘着我,告诉我,我真的来到了这里。挺拔的山峰和俊秀的石头大概不用多言,“石“是大自然给予费县最好的礼物,在海洋时期,它们在海水的咆哮、拍打和流动中被精巧打磨,浸湿在温润的流淌,巨石将他们的声音交给大海,交给太阳,而后一方蓝天一个艳阳,都是它们的声音。

  从费县走过,走过她的丛柏庵。我想起张爱玲说过:唐明皇爱杨贵妃,爱的不是杨贵妃倾国倾城的美貌,而是她把日子过出乐趣的热闹。我想套用来说,我喜欢丛柏庵,喜欢的不是她曲径通幽的心安,而是那逢春花开的静默。尼姑看似不沾人间烟与火,实则于静谧的孤单之中,在内心修建了一座热闹的城池,春暖花便开。

摄影/张心茹

  从费县走过,走过她的云瀑洞天,云瀑洞天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绕口难以记住,如果许多年后想起这里而想不起她的名字,我大概会这样形容:那是一个有山、有水、有洞、有桥、有十足的乐趣和感动的地方。水帘悬挂、别有洞天。从她的桥上走过,看风景的时候若被眼前景色陶醉其中,想起中国的水墨,便会吟起这样的诗句:微径断桥寻古寺,短篱高树隔横塘。

  那一天,我从费县走过,却无法抹去她给我的记忆。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