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和酒 | 弱酒三千 我只取一瓢饮

2017-05-08 10:42:00来源:大众网作者:张心茹
  温凉河之水,和良人之美。温河酒,名出温河又名温凉河,河水一半凉一条温,一条温凉河,一半温,一半凉,让人们平添了几多遐想。春秋末期的梁王曾为此赋诗一首:“万古奔腾兮,云影岚光。山水相傍兮,上下一色。龙女饮羊兮,令尊神呵。一河温凉兮,天下独绝。” 如此带有传奇色彩的温凉河铸就了同样带有传奇色彩的温河酒。


  相传王羲之途经费县某地,遇一老者,口渴难耐时,老者递上自酿美酒,王羲之饮后,大赞,曰“醇香温和,不似人间”,遂询问配方,老者莞尔一笑,曰:“祖传至今,不知年月。”于是,王羲之邀其同去南方,老者摇头不语,大步走向沂蒙深山。自此,沂蒙深山有酿酒天方的说法流传至今。建国初期,山东温和酒业寻得此“酿酒天方”,聚古今良人之智慧,承千年美酒之秘方,终使传世佳酿再现人间,温河美酒之名便由此而来,有“沂蒙山水沂蒙情,温凉河边温河酒”之意。


  进入酒厂,新鲜的酒糟味就迎面扑来。若从温与凉来分析这香喷喷的酒糟味,我觉得一定是凉,说酒糟是凉性,是单靠嗅觉来定义的,闭上眼睛仔细感受这酒糟香,就会发现它夹杂着老陈醋的酸,而酸的东西大都被归为凉。


  酸食入体,激起了食欲,酸话入心,浪漫了一刻,当酸食酸话在体内灵活发酵,温暖之意便却上眉头了,温和凉之间大概没有隔阂,就如这温和酒一样,在明媚的午后亦或是灿若星辰的夜晚,倒上一杯与佳友共饮一杯,那些时光在身上碾压的痕迹,那些因忙碌而减少的联系,全部能与一杯酒中化解点点的愁怨。


  我想这也就是我们喜欢酒的原因了,语言虽然是伟大的,遣词造句亦然是生活不可缺少的雅兴和俗唠,但当情谊从瓶口流到瓶身的中间部分,需要的已经不是文字和语言的力量,此时或许只要一杯温和酒,举起酒杯让酒顺着口腔缓慢流入食道,两人许久不见而产生的距离将被生生地咽了下去,此后也便格外轻盈了。


  那么多醉酒的人,大概是不善于言语的表达,又或者说话太多则显得轻薄,而将一切情感和话语都填进了酒里,酒杯相碰间,连空气的微分子都来帮忙将一杯的情谊转换到另一个杯子里。
  太多的感情,是需要酒的。
  我两岁多的时候住在姥姥家,那时候的姥姥行动灵敏,姥爷也对我疼爱有佳。我妈说,我人生的第一口酒是姥爷喂的。姥爷喜欢喝酒,每每吃饭的时候,他就会往酒杯里倒上一小口,将筷子头轻放在酒杯里沾上那么一点酒,然后小心翼翼地轻放在我的嘴唇边,我就会抿抿嘴,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姥爷还有手里的筷子。
  这些事情都是妈妈讲给我的,姥爷从不擅长说话,但是每次见了我之后,都会把嘴扬得好高,而后给我一根沾了酒的筷子,我想这筷子又何止是筷子,酒又何止是酒,那是情感的传输,是言语所不能及的爱啊。
  小时候不知道唇边清凉又微辣的水为何物,不知道姥爷的酒杯会在许多年后的某一个冬雪皑皑的季节被供起来。
  如果没有,我想敬一杯酒,给所有的爱。(文/张心茹)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