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 | 集大成者

2017-05-08 10:35:00来源:大众网作者:张心茹
  徐志摩说: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沈从文说:
  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在他们的作品里,桥是诗,桥是画,有桥的地方也便诗情画意,有桥的地方似乎总在发生着那么一段段的爱恋。
  我喜欢桥,尤其是吊桥。在来费县第一天便在八卦洞的兜兜转转后遇见了吊桥,站在远处的时候便看到前方有一桥连通两个山脉,并且在风中微微晃动,我难掩兴奋之情开心的跳了起来。朱老师说:你要喜欢桥,就去拍100座桥。


  我想生命中是有太多桥,是被我从前遗忘过的,或出于赶路,我从它们的砖石上走过去,或许就再也没有回头。去过的城市虽然不算多,但也已然丰满了人生的大多时光,走过的桥也不少,但从没有仔细感受过桥的风韵。此刻来到费县,我才真真正正的将心交给每一座桥,它们有自己的名字,但我在心里给它们重新起了名字。


  费县八卦洞有一吊桥,梧桐木作底,蓝色栏杆围在两边,连通着两座山脉,站在吊桥中间,看干净的山路在翠绿的山里崎岖延伸,倘若此时一阵风吹来,我随着吊桥一起晃动,总有种恍然离世之感,身体轻盈飞至远方的山上,总觉得如果把这些栏杆拿在天台上去,种上篱笆,在夏天的某个晚上,支一个桌子,喝一杯啤酒,赏着月色,便是极好不过了。
  吊桥南头有一织女雕像,身上沾染了土和风创作的沟壑,她朝着桥的另一头侧耳聆听,在桥的北头有一头牛的雕像,面向着织女。两两相望,却终究是隔着悬崖峭壁,多踏上一步,都是万丈深渊,而后退一步,又怎能将对方的发丝、眉眼都牢记得那么清楚。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两两相望,却不能在一起。许多年后鹊桥被后人修建,牛郎织女已然成为雕像,做不到相依,用这种方式相守吧,大概这深情的注视太久太久了,久到含情脉脉就能一定成永远。


  所以我想,修建吊桥的本意是,因为爱你,我带着危险,我带着十足的恐惧,走上不安宁的旅程,为了去见一个想念的你,为了完成那么一个未圆的梦。
  天蒙山景区有一全长505.5米的大索桥,这也是世界上最长、跨度最大的人行索桥。绿色的地面和红色的桥身搭配却意外的庄严,大概因为那数十条钢筋强力地拉扯着这座沉静刚毅的桥梁,而在山谷之间呈现出一幅静态的美感。桥下没有水,所以不像江南一般柔情无比。但山谷被多层农作物分层打理,公路穿过,它从从落日的山脉延伸到身后的万重青山,站在那里可以想象某条路上的徒步者,亦或是看青翠欲滴的绿叶是如何从春天走到秋天。


  每一次踏上桥内心总会有些许波澜,大索桥位于天蒙山的山谷地带,风尤其强劲,九十多斤的我走在上面,顿时觉得脚底生风,似乎张开双臂便可翩翩飞起。
  桥是山与山的相连,将游客从一座山带入另一座山,从此它们不再孤单。山需要桥来构筑,街道需要桥来连接,人需要桥来沟通。
  桥是心与心的相连,成长环境的不同影响着性格,而心桥的架起,是高情商者必掌握的一项技能,那正像一份稀释液,包容着大好河山,正是这份包容,让诸子百家可以百家争鸣,才成就了玄奘西取经纶,也正是这份包容,让桥成为心桥,让心桥在爱的滋养下尽情发酵。
  文/张心茹
  摄像/王陆见 韩春义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