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瀑洞天 | 洞是缺憾的美

2017-05-08 10:31:00来源:大众网作者:张心茹


  昨夜下了雨,此时尤其适合做的事情就是登上山看云海翻滚,远山只剩模糊的轮廓,近山则在黑色的乌云和慢慢游过来的蓝天掩映下,以其墨绿的主色,骄傲的和天空对话。云海在头顶翻滚,心也随之惊涛骇浪。


  走过几个小桥,爬过几个小坡,再走两步便到了洞口。还没进洞,便听到震耳的水声,若不是睁着眼睛知道面前是天高云阔,恐怕要以为一场暴风雨的即将来临。两步之后便是巨石挡路,刚下过雨的路面尤其湿滑,岩石是有凹槽的,雨水和泉水流经这儿的时候,便会不小就就落入石头的缝隙之中,当这缝隙被水填满,它们就一起顺着石头的走向温和地向下流淌着,在石头上泛起一波一波的涟漪。


  当我们抬眼望这巨石,它夹杂着湿润温和地站在洞口,当你走过去把手贴上,冰凉清爽之感迎面扑来。夏天的时候绝对可以将整个身体贴上来获取一方清凉,人石也便合一,此时你的每一寸血管,你的每一个呼吸,都和石头紧密相连,和这洞口血脉相依。


  细看这石壁上的流水,它们日夜不停地从洞上方的某一处水源顺着石壁流下。先是在山顶见过那一方纯净的蓝天,而后嗅到那一方干净的氧气,流经洞里的时候,再细细观察人们的面目表情,侧耳倾听人们的对话,如此一来,便悟透自然的语言,大观其变者大智若愚。


  若从顶部俯瞰下去,这洞大概会像糖葫芦一般,是一个个的相结合,从洞口出来之后便是阳光斜射,还没从洞的凉意中缓过身来便转身踏进了另一个世界。这时候抬眼望去,看白云在头上流转,风从洞口途径四方八壁的时候被生切地格外凌乱,失去灵魂的生猛而变得随心所欲,这时候的风吹在身上是最舒服的。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洞是有象征意义的,导演蔡明亮在1998年拍摄的电影《洞》,以“洞”这个概念表现出一种对都市生活与现代人情感观念的忧虑。他将洞形容为眼睛,如果再神话一些,我想这眼睛也可以是上帝的视角,以一种绝对的高度俯瞰时代的变化,俯瞰这个时代的人们对于情感的不同处理方式。但洞口也只是漫长的洞穴之中的一个小段落,所以从洞口俯瞰的人类世界,大概也只是漫长的岁月之中一部分的情感张力。
  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隐居庐山时,就常在被称作“羲之洞“的石屋里埋头练字,为写好一个字,在洞外山涧养一群白鹅,每日察其神态,汇入笔下。洞察白鹅的日子里,他尝慕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这使得他的字飘逸灵动。他犹爱方桌上那一墨砚,据《琅琊志》记载:羲之年轻好书,遍寻天下明砚,游至费国境内的岐山寺,于银杏树下见一黑色如墨,石质润滑,赞曰:此无价之奇也。


  在费县的中华奇石城就有这么一个做砚的地方——琅琊羲之砚。店主姚子明在70年代便参加刘庄金星砚工作,他采用金星石雕砚,雕刻的砚寓意吉祥,因材施艺,随型用意,其中一副作品《八仙巨砚》尤其著名,将“八仙过海”中八仙的表情栩栩如生地临摹于砚上。他洞观表情,领会其意,从2008年6月到2009年10月,他将所洞察的表情全部呈现于该作品的细节之中,将这135 85 6cm的金星石打造成八仙过海的砚台。
  洞是通向你我心灵的钥匙,它像是每个人身上的缺憾,最脆弱的地方往往更容易被旁人所察觉,但正是有了这种缺憾,才造就了结合的完美,才有了那么多旷世之作,才孕育了生命的奇迹。(文/张心茹 )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