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乡村民宿 政府与业主需拧成一股绳

2017-03-16 09:58:00来源:中国旅游报作者:

  2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发布,明确提出“将大力发展富有乡村特色的民宿和养生养老基地”。今年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在提及乡村旅游建设时,都谈到了要提高乡村食宿接待能力。一时间,正在火热发展的民宿,尤其是乡村民宿再度引发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政府扶持不遗余力

  看得见青山,望得见绿水,找得到家园,安得下心灵……近年来,随着乡村旅游的迅速发展以及中端消费人群对乡村度假的需求日益旺盛,民宿在各地乡间田园星罗棋布,民宿经济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尤其是2016年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发布,其中明确指出要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有规划地开发休闲农庄、乡村酒店、特色民宿、自驾露营、户外运动等乡村休闲度假产品。各地政府更是在推动乡村民宿上不遗余力。

  去年3月开始,湖南张家界武陵源区政府出台《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发展乡村特色民宿(客栈)管理实施办法》。为规范乡村特色民宿的管理和服务,武陵源区专门成立了乡村特色民宿(客栈)发展指导小组,负责制定特色民宿(客栈)等级评定及复核工作计划,组织实施特色民宿(客栈)等级的评定、复核和监督管理等工作。将乡村民宿划分为五星级、四星级、三星级三个等级,对手续合法的乡村特色民宿(客栈)实行星级评定管理。首次被评为三星级、四星级和五星级乡村特色民宿(客栈)的,区人民政府除了在对外宣传资料和当地媒体予以重点推荐外,还将一次性分别给予10万元、20万元和30万元扶持资金奖励。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奖励政策也给武陵源乡村民宿发展注入了强心剂。去年全年,武陵源民宿入住率居高不下;今年春节,中外游客和当地居民共同欢度新春的歌声、笑声和掌声让武陵源的不少民宿门庭若市,热闹非凡,有些民宿更是一房难求。

  民宿发展一直火爆的莫干山镇在今年春节期间共接待国内外游客13.9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8亿元,其中民宿接待游客43850人次,实现直接营业收入5460万元。在这份靓丽的成绩单背后,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镇人民政府县派组织员蔡志伟告诉记者,莫干山民宿之所以持续这么火爆的原因,除了地理位置及交通的优势、莫干山本身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一批热衷于经营民宿,且愿意提供高品质服务的人士的加入外,与政府勇于创新、扶持力度到位有很大的关系。“政府的扶持不止是口头和文件上的,而是各部门的有机联动,比如,相关政策的适度宽松、相关配套设施的建设、相关执照的办理、相关民宿协会的成立、组织媒体的循环报道等。不仅如此,从90年代初,我们就开始提‘生态保护’的理念,历届政府高度重视,不允许工业企业入驻,不新增一分工业用地。”

  作为珠三角地区的生态屏障,广州增城区一直是民宿投资的热土。早在2014年9月,增城区政府为了规范和推动民宿的发展便启动实施“万家旅舍”计划,并成立了万家旅舍管理有限公司,目的是通过政府的扶持,打造“万家旅舍”乡村旅游品牌。据了解,除了在办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消防验收等方面提供便利之外,增城对万家旅舍的扶持政策是:贫困户兴办家庭旅舍并加盟“万家旅舍”的,将获得每户5000元启动扶持资金;对有条件兴办家庭旅舍并加盟“万家旅舍”的其他村民,按照每户5000元的标准进行税收垫资,村民兴办的家庭旅舍正式加盟后2年纳税额达到5000元,税收垫资无须偿还,反之则收回资金,政府将每年奖励优秀的万家旅舍经营户。

  政府之所以下大力气支持乡村民宿的发展,除了乡村民宿可以提高乡村旅游食宿接待能力外,对带火乡村旅游,带动农民就业也起到了一些作用。2016年,崂山景区内面海靠山的东麦窑村内共有23个民俗院被崂山旅游集团租用,并打造成了民宿,租约15年,每个院子内的9名员工中有8名来自当地。据崂山旅游集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戚玉静介绍,乡村民宿带动了当地民俗文化的开发和当地村落知名度的提升。“因为我们在做民宿推广的同时会有更多的人知道东麦窑,吸引越来越多度假人群到这里来,从而促进了周边旅游产业的发展。”

  亟需沟通期待标准

  有政府的大力扶持,不少地方的乡村民宿得以迅速发展。尤其是在旅游业发达或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民宿主人的积极性相当高涨。作为一家乡村民宿主人,他们深知,只有乡村旅游发展起来了,民宿才能盘活。在与几位民宿主沟通中,记者发现他们都不约而同希望通过加强跟政府沟通来更好地推动乡村旅游和乡村民宿的发展。

  两年前,井姐和男友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郎木寺镇上开设了一家名为泊客的客栈,2015年7月客栈正式开门迎客,井姐说,近些年,郎木寺的名气不断攀升,政府在旅游宣传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而她在经营客栈的过程中,也通过许多平台对郎木寺旅游资源进行推广。但由于和政府缺乏沟通,泊客在当地文化特色的展示方面与政府的宣传重点不是特别契合。此外,当地旅游管理部门在发展旅游时,制定了一些民宿、家庭旅馆的建设标准,但这些标准都较为严格。“主管部门在保证旅游环境的统一性的同时,也应该保持民宿在视觉和文化上的独特性。我们希望能建立起一个民宿经营者与政府的良好的沟通协调机制,增强外来经营者的归属感。”

  在北京怀柔区经营一家“高颜值”的特色民宿的馥馥也有这样的同感。她说,当地旅游管理部门的大力宣传推广给予了他们很大的支持,让他们的生意火了起来。但当地实施的一些行业标准化建设却有些欠“考虑”。比如,标准要求当地的所有民宿、客栈、农家乐要制作统一的床单、被罩。馥馥说:“标准化可以形成地域特色,但对于民宿来说,可能会破坏其原有的独特风格。”

  一直努力在做当地乡村文化和游客之间的“中间人”的郝佳佳,是浙江绍兴外婆坑村一家民宿的主人。“我们现在最迫切地就是希望政府能将一部分资金投入到专业人才的引进和培养上。这样才能更好地引导村民向游客展示乡村魅力和特色,而不是连村民都不知道这个村子到底好在哪儿。因为仅靠我们个人的力量来完成这样的培育,能力实在太有限了。”郝佳佳另外建议,政府在通盘规划当地乡村旅游时,除了解决水电、通信、交通等问题外,还应将建立“游客服务中心”这样的配套设施考虑在内。

  在广州增城区知名景区白水寨山脚下聚集了几十家民宿,“我们村里的环境确实不错,但是休闲和游玩的项目开发的太少,游客玩一会就走了,住下来的不多。民宿的集聚导致这区域房价普遍偏低,大部分不到200元/间/夜。如何留客人过夜,提高整个区域的宣传力和运营力是需要他们和政府共同探讨的问题。”经营白水仙农家客栈的当地村民高彦明说,由于生意一直不温不火,所以高彦明只留年过半百的妻子在家打理民宿,外出工作的他只有晚上回家帮忙。

  随着这两年民宿数量爆发式增长,一些地区供大于求的隐忧开始逐渐显现,还有不少民宿主反映,虽然节假日里‘一房难求’,但平时几乎没有客人,空档期非常严重。加之,有执行力的统一标准和规范迟迟没有出台,大家仍在摸着石子过河,市场上的一些乱象也开始阻碍民宿的健康有序发展。前不久,大理因未安装污水处理设施和未办理排污证以及无证经营等原因关停了72家客栈,其中也包括一些乡村民宿。

  戚玉静坦言,最近这两年民宿一直比较火,但是客人的安全如何保障、民宿所提供的服务标准到底是什么等问题都没有明确的答案。“民宿的发展应该是在一定标准化要求下的个性化的发展。比如,开设民宿的审批流程与要求,消防设施、安全通道、安保人员的标准,卫生条件的要求,特殊行业许可证等相关证照的办理,以及民宿物业的合法化,是否涉及违章建筑等,需要在这样的标准化的框架下发展独立的个性化的民宿。政府要支持这个产业,也要有根据地去规范这个产业。”戚玉静的这一番话道出了大部分民宿主的心声。

  业界谏言直击问题

  对于期待相关规范标准出台的呼声,这一年多的时间内,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开始有所动作,2016年《浙江省旅游管理条例》首次将民宿概念植入国内法律法规中;新修订的《福建省旅游条例》、《北京市旅游条例(草案)》,纷纷把民宿纳入其中。还有德清、厦门、黄山、奉化、婺源、张家界等都出台了相关管理办法和标准等。今年1月5日浙江省出台的《关于确定民宿范围和条件的指导意见》正式实施。但这些区域性很强的管理办法和标准还是远远满足不了早已在全国遍地开花的乡村民宿。2月13日,公安部《旅馆业治安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问世,首次将民宿等新型住宿业态纳入“旅馆业”中。

  就相关标准规范的制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酒店管理学院院长谷慧敏在《民宿业的政府规制应建立在中国国情基础上》一文中建议,作为政府政策,首先,应该加强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促进民宿产业水平提升,使现有处于灰色地带的民宿业达到国家相关政策及规定标准要求(如消防设施、信息化、土地、建筑);其次,消除政策壁垒,简化办理证照流程,根据民宿业综合性特点提倡各部门联合验收和管理,提高办证及监管效率,减轻民宿经营者的时间及制度成本;最后,加大宣传及培训力度,提升行业素质,如进行治安管理信息系统使用培训、消防安全及治安反恐演练、食品安全、急救及其他突发性事件处理、服务接待规范的培训等,促进民宿业劳动力素质提升,提升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此外,鉴于分享经济短租住宿业的蓬勃发展,急需加强对短租民宿业与社区关系可能出现的矛盾冲突的预防及处理预案标准的制定。

  蔡志伟介绍,浙江德清县2015年就发布、实施了县级民宿地方标准《乡村民宿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该标准规定了乡村民宿的术语和定义、服务质量基本要求、等级划分条件及评定规则,适用于在德清县域内开展经营的乡村民宿。

  蔡志伟坦言,近年来,德清县西部“环莫干山”周边民宿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到德清莫干山度假休闲的人日趋增多,一些村民看到商机,便将自己家里改成了待客的乡村民宿,但是对于消防审批等手续,很多业主都不清楚,也没有办理。尤其是以木质结构为主的老旧房屋,通过消防检查比较困难。对于那些已经建造好的乡村民宿只能通过后期整改,这就需要消防部门及相关职能部门及时跟进并规范管理。针对多数民宿产业因木质结构、耐火等级低等原因难以达到消防国标的现实状况,他们深度切合本地民宿产业发展实际,充分考虑“已经存在、逐步规范”与“新建项目、合法前置”两种情况后,制定出台了相关规定,设置“ABC”三级评定标准,即A等是整改完毕后,完全符合国家建筑规范标准;B等是基本符合要求、C等是达到设置的最低标准,但不可以突破底线。同时选择了两家有代表性的民宿——筏头乡后坞村西坞里73号和莫干山镇莫干山竹景山庄作为整改试点,整改要求为:一是必须安装自动喷水系统,大厅、房间、楼梯、走廊等都要安装喷头装置;二是要安装独立式烟感报警器;三是厨房与餐厅间的木门改成防火门;四是每个房间都要配备逃生绳、逃生面具、手电筒等逃生设施。

  对于推动乡村民宿发展,政府与民宿之间的关系的话题,莫干山民宿联盟联合发起人、开始众筹副总裁夏雨清认为,民宿和政府之间不应该是一个依赖的关系,而应该是一个互补的关系。政府的推广会给民宿带来一些客源,民宿也要通过自身的品牌吸引力,把新的客流引进当地。一家民宿应该能自带流量,而不是仅靠政府来推动。

  至于如何经营一家有品牌价值的民宿,夏雨清认为,一是要有好的主人文化,民宿品牌跟其民宿主人是有天然联系的。二是选址,这需要民宿投资者有一双“慧眼”,有些地域可能由于目前交通不便、远离大城市等问题暂时“冷清”,但只要该区域有发展潜力和升值空间,“火”只是时间的问题。三是设计,民宿的设计强调的是人性化,不是为了设计而设计。四是服务,客人入住民宿体验肯定是希望要比住在家里更有惊喜。不能让客人觉得比待在家里的感觉差,那样客人会住不下去。

  作为民宿主人,郝佳佳的心得是,在经营民宿时不要把重心过多地放在了硬件方面,却忽略了软件服务和客人的体验度的提升。而对于和当地村民的相处上,郝佳佳说,现在不少民宿主会遇到和村民产生各种纠纷的苦恼。在没有相关保护条例出台之前,他们的办法就是跟村民们达到共赢,比如,帮助村民开发他们的旅游项目,为村民带来客源和生意等。这样可能就会减少一些矛盾。

  上海星硕酒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咨询官袁学娅认为,在政府的引导下,那些在城市务工的人员返回原乡,去经营自己的物业,参与乡村旅游发展,这是民宿今后比较理想的发展状态。另外,她提醒道,不是每一乡村老物业都适合做民宿,接待客人,也要看该区域是否是旅游目的地,交通是否便利,周边的配套设施如何。另外,一旦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现象,那么经营下滑是必然的,这是不可违逆的经济规律。(本报采访组成员:郭凌志郭旗郭光明高慧黎艳王玮执笔:王玮)(插图/鲍冠龙)

初审编辑:曲磊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新闻